第1205章 擋箭牌

第1205章 擋箭牌

蘇悠悠看見掉在地上的文件夾,心裡頓時也咯噔一聲,跌落谷底。

此時掉在地上的,正是左墨辰今天早上給她的M國新購置的房產證明。

她之前隨手將文件放在了房間的桌上,因為她真的沒想到池司爵會來她房間,更沒想到好巧不巧的,竟然讓池司爵看見了這個房產證明。

蘇悠悠有些心虛的,趕緊想將地上的文件夾給撿起來。

但池司爵直接一把捉住她的腕子,稍微一個用力,蘇悠悠整個人就被他緊緊的摁在了桌子上。

池司爵手腕一翻,地上的文件就飛了起來,穩穩的落在他手裡。

他垂眸,看見上面「房產證明」三個字,眼神愈發的幽暗。

「蘇悠悠。」再次開口的時候,池司爵的聲音已經透著怒火,「你又想走?」

她在M國買了新房子,很顯然就是準備要回M國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不可能看不明白。

蘇悠悠知道,她現在怎麼否認都沒有意義了,只能倔強的昂起下巴,承認:「是,我是打算走,本來我也說了,我回國就是為了讓小忘能修鍊意形術,現在他已經修鍊的差不多了,我為什麼不能走?」

蘇悠悠努力讓自己說的理直氣壯,可偏偏這種態度,讓池司爵眸里冰冷的怒火愈發的旺盛!

「好。」池司爵勉強按捺住胸臆里的怒火,從牙縫裡擠出話語,「那你解釋一下,回M國就回M國,你為什麼還要買新的房子?怎麼,蘇悠悠,你是不是在躲著我?」

蘇悠悠的心思被戳破,身子不由微微一晃,但她還是很快否認,「我幹嘛躲著你!」

「這你就要問自己了。」池司爵怒極反笑,粗暴的甩開手裡的文件夾,骨節分明的手指用力的捏住蘇悠悠小巧的下巴,力氣大的幾乎要將她纖細的骨頭捏碎,「或許,你是怕你繼續面對我,害怕你自己會把持不住自己,害怕你繼續面對我,就沒法繼續騙我?」

聽見池司爵的話,蘇悠悠的眼睛瞪得滾圓。

池司爵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他是不是知道什麼了?

蘇悠悠一下子明白過來,為什麼池司爵今天會故意在她面前和柳茵親近,果然,就是在試探她。

蘇悠悠有些心慌意亂,但她還是不斷提醒自己——

無論池司爵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她都只需要死死咬住為她失憶了就行。

「池司爵,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努力讓自己的表情冷漠,「我一直以為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不記得我們以前有過什麼,現在的你,對我來說不過是一個陌生人。而且……」

說到這裡,蘇悠悠深呼吸一口,又努力用冷淡的口吻說:「你不是和柳茵在一起么,我覺得你們很合適。」

池司爵不就是想用柳茵試探她么?

好,她就如他所願,拿柳茵當擋箭牌!

聽見蘇悠悠的這番話,哪怕池司爵知道她是在嘴硬,但胸腔之內還是不可抑制的燃起熊熊怒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05章 擋箭牌

3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