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為什麼要騙我?

第1215章 為什麼要騙我?

等等。

池司爵不是已經很虛弱了么,可為什麼,突然這樣有力氣的抱住她?

這時,蘇悠悠才終於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懷裡的池司爵身上的鬼氣,竟然一點點再次恢復了平日里的強大。

蘇悠悠瞪圓眼睛,猛地從池司爵的懷裡掙脫出來,難以置信的看著池司爵,「你身體恢復了?」

此時的池司爵,臉色已經完全不是剛才的蒼白和虛弱。

只見他依舊摟著蘇悠悠的腰,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絲邪魅的笑容,回答:「是啊,我恢復了,開心么,蘇悠悠?」

他的聲音,此時也已經恢復了平日里的低沉,絲毫不帶剛才的虛弱。

蘇悠悠整個人呆住了。

池司爵剛才受傷那麼嚴重,可現在他渾身上下,哪裡還有什麼受傷的氣息。

他怎麼可能恢復的那麼快?

剎那間,蘇悠悠此時只覺得冷水澆頭,剛才的擔憂和恐懼在剎那間被澆滅,她的理智也終於回籠,再仔細回想起來剛才發生的事,她意識到什麼不對。

「等等。」她的臉色白了白,眼睛瞪得滾圓,「池司爵,你本來就沒有受傷?你剛才是裝出來的?」

池司爵也沒有否認,嘴角的弧度更甚,「不錯,我是裝的。」

聽見他承認的那麼理直氣壯,蘇悠悠只覺得胸腔之內的憤怒幾乎要爆炸了!

「池司爵你這個神經病!」她憤怒的大喊,「這麼耍我有意思么!」

說著,她氣得直接就想去打池司爵。

但池司爵的動作更快,他輕巧的抬手,就準確的捉住了她的腕子。

他微微皺眉,語氣帶著幾分不悅,「怎麼,蘇悠悠,知道我不會死,你好像很不開心?」

池司爵其實這句話時是半真半假的在開玩笑,但沒想到,蘇悠悠聽見他的話,眼淚卻再也忍不住,又流了下來。

「池司爵,你知不知道我剛才有擔心!」她將自己的手從池司爵的禁錮中掙脫出來,然後瘋了一樣的捶打他的胸口,哭著大喊,「你知不知道我剛才真的以為你要死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知不知道……唔……」

這一次,蘇悠悠拚命的打池司爵,池司爵並沒有反抗,只是任由他拚命的打自己,但看著蘇悠悠越哭越厲害,他終於忍耐不住,一把抱住她,狠狠吻住他。

蘇悠悠所有的眼淚都被這個霸道的吻堵住,她再也哭不出來,想掙扎都不行。

吻了許久,池司爵才終於鬆開了蘇悠悠,但依舊抱著她,垂首低聲道:「還生氣么,嗯?」

池司爵的聲音很低,帶著幾分嘶啞,特別是最後一聲「嗯」,尾音微微上揚,帶著魅惑人心的味道。

蘇悠悠剛才就已經別吻得頭暈眼花,此時聽見這樣悅耳的聲音,只覺得自己彷彿都被蠱惑了一般,都忘了去生氣。

可當她的目光無意間掃過池司爵的後背,看見上面的鮮血,她突然又清醒過來。

她一把脫開池司爵,冷冷說:「你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要騙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15章 為什麼要騙我?

3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