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9章 肩膀上的疤痕

第1239章 肩膀上的疤痕

因為蘇悠悠一直知道小嚴很害羞,所以也沒將他的反應放在心上。

「進來喝杯茶吧。」南若寒招呼道。

三個人走進客廳一起坐下,南若寒就讓小嚴去倒茶,三個人聊了一些不痛不癢的問題之後,蘇悠悠突然開口問道:「對了,南若白,你在給劉阿姨掃墓的時候,看見她的魂魄了么?」

池司爵說,劉阿姨的魂魄離開沒多久,南若白比他們更早到墓園,他很可能見過劉阿姨的魂魄,畢竟他也是有陰陽眼的。

「看見了。」南若寒彷彿早就已經猜到了蘇悠悠回問這個問題,不緊不慢的回答。

「那你知道她的魂魄去哪兒了么?」

「我跟劉阿姨說了小寒死了的事,劉阿姨就去投胎轉世了。」關於借口,南若寒也早就已經想好了,現在說的無比自然,「劉阿姨當初會成為鬼魂,就是放心不下阿寒,現在她知道阿寒不在了,所以她也就去投胎了。」

南若白說的很合理,蘇悠悠不由就信了。

「原來是這樣。」

這時,小嚴剛好泡好茶過來,因為茶具有點沉,他走路搖搖晃晃的。

南若寒要在蘇悠悠他們面前做出關心阿寒的樣子,趕緊走過去,蹲下身,想接小嚴手裡的茶具,「我來吧,小心打翻。」

南若寒說的很溫柔,但很顯然,平日里他的冷酷無情已經給小嚴留下了嚴重的心理陰影,一聽見他的聲音,小嚴就止不住的顫抖,最後手一翻,竟然將手裡的茶壺都打翻了。

嘩啦,茶壺直接就潑在南若寒身上。

而南若寒剛好蹲著,滾燙的茶水就直接燙到了他的肩膀上。

「嘶……」南若寒不由疼的倒抽一口冷氣。

小嚴頓時就嚇傻了,直接哭起來,「對不起,南叔叔,我……我不是故意的……」

一旁的蘇悠悠看到這幕也不由嚇壞了,趕緊對南若寒開口:「快把衣服脫下來,用冷水沖一衝。」

說著,她想去幫忙,可池司爵的動作更快。

開玩笑,他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小東西去幫別的男人脫衣服?

池司爵也不對南若寒客氣,直接撕拉一聲,就將南若寒肩頭的襯衫給撕爛了。

襯衫裂開,露出裡面南若寒的皮膚,在滾燙的茶水之下,已近被燙的發紅。

蘇悠悠立刻從冰箱里拿了冰塊過去想給南若寒敷。

可池司爵又奪過她手裡的冰塊,面無表情的說:「我來。」

說著,他一隻手拿著冰塊,另一隻手還有心情去捂住蘇悠悠的眼睛。

開玩笑,別的男人的身體,小東西也不能看。

可正當池司爵要將冰塊扔到南若寒肩膀上的時候,他餘光突然看見了什麼。

剎那間,池司爵整個人都愣住了。

蘇悠悠被捂著眼睛,沒看清池司爵所看見的,她只是感到他遲遲沒有給南若寒敷冰塊,不由有些急了,趕緊開口:「池司爵你在幹嘛呢。」

說著,她不耐煩的拿開池司爵的手,可當她的目光也落在南若白的肩膀上的時候,她整個人也呆住了。

因為她看見,南若白白皙寬闊的肩膀上,竟有一個疤痕。

紅色的,宛若野獸的抓痕。

這個疤痕,是多麼的熟悉,這兩年來,無數次在她的噩夢中出現。

這個疤痕,和池司爵肩膀上那個混沌留下來的疤痕,一模一樣。

又或許可以說,這個疤痕,和她在小喬的預言裡面,從被她殺死的男人的肩膀上看見的疤痕,一模一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39章 肩膀上的疤痕

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