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被誰看見了?

第124章 被誰看見了?

只見眼前的小東西,身上原本的白色連衣裙已經歲開了大半。

池司爵身子一僵,後頭狠狠滾動了一下。

「蘇悠悠!」他吼道,一股火氣湧上來,「你就是這個樣子跑上來的?你在路上被人看見了么!」

蘇悠悠一怔,還沒來得及反應,池司爵已經一把捏住她的下巴。

「我問你!你這樣被人看見了么!」

這小東西,難道就是這個模樣一路從樓下跑上來的?所以到底有多少人看見了她這樣?

「疼……」蘇悠悠的小手抵在池司爵胸口,下巴被池司爵捏的發疼,小臉皺做一團,睫毛不斷顫抖,「我哪裡會被人看見,這大半夜的公司哪裡還有人!」

「那攝像頭呢!你知不知道電梯和走廊里都有攝像頭?」

蘇悠悠完全不知道池司爵在發什麼火,只是費力的想將肩頭滑落的衣服給重新拉起來,可偏偏這衣服被扯開的口子太大了,她怎麼拉那衣服都還是會掉下去。

「夠了!」他猛地將蘇悠悠放下來,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丟到她身上,「去我的辦公室等我。」

「你要去幹嘛?」

「去把攝像頭刪掉!你祈禱最好沒人看見,不然我就把那些人的眼珠子摳出來。」

蘇悠悠嚇得縮了縮脖子,因為她知道,池司爵這男鬼絕對說到做到。

池司爵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電梯外,蘇悠悠現在這樣也不敢回辦公室,只好乖乖來到樓頂池司爵的辦公室。

這是她第一次來池司爵的辦公室,非常大,比蘇家的客廳還大,整整一面牆都是巨大的落地窗,望下去可以將整個S市盡收眼底。

蘇悠悠蜷縮在柔軟的真皮沙發里,發了個簡訊給曾小琴,說小美暈倒在電梯里了,麻煩她去照顧一下。

她剛發完簡訊,池司爵就回來了。

她萬幸的看見他的手上沒有沾血,看來是沒有人被摳眼珠子了。

池司爵在蘇悠悠對面坐下,沉著嗓子問道:「蘇悠悠,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蘇悠悠咬著唇,將昨晚請筆仙和狐仙要玉鐲的事都說了。

池司爵聽完,眉宇緊皺,冷笑一聲,「還敢請筆仙?蘇悠悠,你是生怕沒有鬼吸你的血么?」

蘇悠悠肩膀一顫,但還是忍不住問:「池司爵,我問你,為什麼那個狐妖會想要我的玉鐲?」

池司爵沒有馬上回答她的問題,只是一把捉起她的腕子,看了那玉鐲許久,才低聲道:「原來是這樣。」

「原來是什麼?」蘇悠悠趕緊問道,「這個玉鐲到底有什麼特別?」

「之前我也以為這個玉鐲只是能夠感受鬼氣,但現在看來,這似乎是一個標誌。」

「標誌?」

「你看這裡,這不是裂痕,而是圖騰。」

蘇悠悠一愣,順著池司爵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發展她以前一直以為是玉鐲裂痕的地方,其實仔細一看,是在玉鐲內部有許多白色細密的圖案,只是太過繁瑣,所以乍一看以為是玉鐲里的裂痕。

「這個玉鐲,你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是我奶奶留給我的。」

「那這麼看來,你奶奶不是一般人。」池司爵看著蘇悠悠黑白分明的眼裡滿是不解,解釋道,「這年頭,能夠感受鬼氣的東西已經不多了,這個玉鐲還有這麼隱秘的圖騰,應該是某個大家族裡身份的象徵。」

蘇悠悠聽的有點懵。

奶奶雖然是靈媒,但其他地方和普通的老太太並沒有區別,也會在菜市場為了幾塊的青菜和人討價還價,可池司爵竟然說奶奶的身份不一般?

她正胡思亂想著,卻聽見池司爵又開口。

「我記得你奶奶腦淤血在醫院,她最近如何了?」

蘇悠悠一愣,沒有經過大腦的就脫口道:「南若白給奶奶付了醫藥費,應該馬上能……」

話說到一半,她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趕緊閉嘴。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池司爵的墨眸在剎那間變得冰冷。

「南若白?他和你奶奶有什麼關係?你奶奶的醫藥費不是蘇家承擔的么?」

蘇悠悠自知失言,慌亂的站起來,「那個……天亮了,我趕緊回去換件衣服上班,你也……啊!」

她起身就想往外走,可池司爵一把捉住她的腕子,她整個人跌入他懷中。

「蘇悠悠,解釋清楚。」

男人的聲音冰冷的不帶一絲溫度,蘇悠悠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只好將蘇家人剋扣醫藥費,和自己打工,還有南若白說認識奶奶的事,全部都說了。

池司爵聽著,臉色愈發的陰沉!

這小東西,還真是出息了!

奶奶沒有醫藥費,她寧可去給別人打工,都不願意開口跟他要錢?

她眼裡,到底有沒有他這個丈夫!

他胸腔中的怒火更甚,一把按住蘇悠悠。

「池司爵,你、你要幹嘛!」看著眼前突然放大的俊龐,蘇悠悠嚇得臉色蒼白。

「懲罰你!」

冰冷的懲罰,沒有盡頭,蘇悠悠被凍得瑟瑟發抖,最後只能蜷縮在沙發上,暈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4章 被誰看見了?

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