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他是死了么?

第13章 他是死了么?

「我……我沒跑!」感覺到身後冰冷的胸膛,蘇悠悠只覺得自己耳朵都要冒煙了,聲音都忍不住顫抖起來,「你別碰我!」

蘇悠悠拚命的想要掙扎,可不想池司爵根本充耳不聞,只是跟抓小貓一樣,不費吹灰之力就禁錮住了她。

「不能碰?」池司爵的聲音愈發的嘶啞,微微頷首,垂眸將懷裡小丫頭緋紅的的臉蛋盡收眼底,薄唇忍不住勾起一絲邪魅的弧度,「你現在是我的妻子,渾身上下我哪裡不能碰?」

蘇悠悠身子一僵。

她差點忘了,眼前的男人現在的確是自己正兒八經的老公,就算髮生什麼也是理所應當,反而是她的掙扎顯得有些矯情了。

可是……

一想到昨晚經歷的一切,她眼底就不由閃過一絲恐懼,嬌小的身子也顫抖起來。

蘇悠悠這樣恐懼的反應,池司爵自然看在眼裡。

他知道,是自己昨晚太狠了,她現在會害怕,也是正常。

算了,反正都是他的人了,來日方長,不急著今天對她做什麼。

想到這,池司爵忍住心裡的躁動,鬆開懷裡如受驚般小鹿的女孩,走出浴室,面無表情道:「你洗澡吧。」

蘇悠悠愣住了。

這男人,就這麼放過她了?

池司爵見她不動作,回首,挑眉,「怎麼?還要我幫你洗?」

蘇悠悠嚇得又是一個哆嗦,趕緊將浴室門關上,反鎖好,確保外面的男人沒有任何動靜后,才開始洗澡。

池司爵房間的浴室巨大而又奢華,比蘇家的客廳都大,她打開花灑。

好冷!

讓她震驚的是,冒出來的竟是冷水。

她手忙腳亂的調節花灑,才變成熱水,但她不由疑惑,難道池司爵剛才洗的是冷水澡?

蘇悠悠洗的很慢,根本就是想要拖延時間不去面對外面的池司爵。她足足在浴室里墨跡了一個小時,才關了水,不情不願的出來。

走出浴室,她才發現,池司爵已經躺在床上了,只剩下一盞昏黃的檯燈還亮著。

看來,池司爵已經已經睡了。

借著昏黃的燈光,蘇悠悠輕手輕腳的上床,貼著床的邊沿,躺在離池司爵最遠的地方。

幸好這床夠大,她躺下來后和池司爵之間還足足隔了好幾個人的空間。

但她還是不放心的看了一眼身邊的池司爵。

只見池司爵睡得很沉,一動不動,長長的睫毛在英俊的臉龐上映出一片陰影。

她不由鬆了口氣。

這男人已經睡了,看來今天是不會折騰她了。

只不過……他睡得是不是也太熟了點?

蘇悠悠的小眉毛緊蹙,看著池司爵,發現他的身體,連呼吸的起伏都沒有。

寂靜的夜裡,她沒來由的,有幾分心慌。

猶豫了片刻,她還是顫抖著手,探到那高挺的鼻樑下。

沒有呼吸!

池、池司爵這是……死了么?

蘇悠悠臉色驀地煞白,大腦一片空白,還來不及反應,池司爵就突然睜眼。

一雙黑眸如墨,在黑夜之中如星子,格外邪魅璀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章 他是死了么?

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