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4章 我在乎

第1304章 我在乎

簡單的一句話,但顫抖的字體,卻暴露了小嚴的恐懼。

蘇悠悠緊緊皺眉。

小嚴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什麼他要向她求救?而且為什麼要用這種偷偷摸摸的方式?

再聯想到剛才,南若白竟然都不記得孟雅欣的忌日,蘇悠悠突然覺得,這事情一定有古怪。

「哥哥。」蘇悠悠馬上開口,「你能幫我調查一下最近南若白的情況嗎?有任何古怪的都告訴我。」

左墨辰也將剛才的這一幕看在眼裡,馬上點頭應下。

下午,蘇悠悠做了個身體檢查,確認身體沒有什麼大礙,只是需要靜養一陣子,她就準備出院了。

幾天後,便是左離和且忘離開的日子。

他們兩個人已經決定去找還魂花,這一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左墨辰就在左家給他們安排了一個宴會踐行。

說是宴會,但其實參加的人也只有蘇悠悠、池司爵、左墨辰和暫住在左家的月緋。

月緋和左墨辰的關係自從上次愛心餅乾的事之後,似乎還有幾分尷尬,月緋故意坐在蘇悠悠身邊,也就是離左墨辰最遠的位置,整個餐桌上也不說話,只是一直的喝酒。

蘇悠悠看她已經是第十杯酒灌下去了,不由微微皺眉,伸手摁住了她的手,「別喝了,你身子弱,別折騰。」

這些日子,雖然在雲老的精心調養下,月緋的身體看起來已近剛好了很多,但蘇悠悠知道,她的底子其實還是一樣的孱弱,這樣猛地喝酒,肯定受不了。

月緋此時喝的醉眼朦朧的,她抬頭看了蘇悠悠一眼,呵呵的笑,紅撲撲的小臉看上去格外的動人。

「幹嘛不讓我喝呢?」月緋的酒量看起來真的不好,此時說話都已經有些舌頭打結,「身體什麼的,重要麼?反正都只能活那麼點日子了,反正或者我也沒人疼沒人愛的,還不如痛快點。」

說著,她甩開蘇悠悠的手,繼續喝。

看月緋這樣,蘇悠悠就知道,她肯定還在和哥哥生氣。

她剛想問問坐在自己左手邊的哥哥怎麼辦,可沒想到一轉頭,她卻看見哥哥的座位上空空如也。

她一愣,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聽見一個清冷低沉的嗓音從右手邊響起——

「別喝了。」

蘇悠悠轉頭,就看見左墨辰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月緋身邊,摁住了她的酒杯。

月緋抬頭,看見是左墨辰,就發出銀鈴一般的笑聲。

「左墨辰。」月緋難得對左墨辰直呼其名,一邊笑,眼眶一邊發紅,「你不是根本不在乎我嗎?那你幹嘛管我?我喝死了,你不是也不在乎么?」

說著,月緋就這麼哭了起來。

原本風情萬種的花魁,此時卻好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樣,趴在桌子上哭個不停。

左墨辰見她這樣,身子微微一僵,一開始彷彿有些不知所措。

但很快,他還是抬起手,伸手擦掉月緋的眼淚,微不可聞的嘆息了一聲。

「別哭了。」他有些僵硬的開口,聲音很低,「我在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04章 我在乎

3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