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她是他的!

第145章 她是他的!

蘇悠悠身子一顫,低下頭,咬住唇,「如果我說,三年前,我是被人陷害的,你信么?」

說完這句話,她根本就不敢抬頭去看池司爵的眼睛。

池司爵……會不會也和陸遠霄一樣不相信她,覺得她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池司爵都沒有回答,蘇悠悠的心一點點的冷了下來。

他……終歸也是和陸遠霄一樣么?

就在她徹底絕望了的時候,池司爵突然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強迫著她抬頭。

「我信你。」

簡單的三個字,卻彷彿有千斤重,壓進了蘇悠悠心裡。

她看著池司爵,睫毛輕顫,「你……你說你信我?」

池司爵挑起眉,「為什麼不信?」

蘇悠悠微微一怔,忍不住笑出了聲。

他說他信她。

真好。

她收拾了一下情緒,終於開始解釋照片的事。

「三年前,周歆告訴我有一次打工機會,是去一個酒店的高級宴會上當服務生,我去了之後,喝了周歆給我準備的水,後來就昏昏沉沉的。

我以為我是生病了,就讓周歆給我找了一個酒店房間,我進房間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醒來后,我就看見房間里有這些照片……我甚至連照片里的男人是誰都不知道。」

池司爵眸色更冷。

「就是上次金總的那個周歆?三年前也是她和蘇憐兒聯合起來給你下藥?」他一眼就看清了事情的真相。

蘇悠悠點點頭。

當初的她傻傻的,完全都沒有懷疑到周歆身上。事發后第二天,周歆還怪她一個晚上都不出來,害的她沒法跟宴會的人交代。

可到了後來金總的事,她才知道,一切根本就是周歆和蘇憐兒合夥算計她的!這兩人,早在三年前就勾搭在了一起!

池司爵眸色更冷,聲音低沉的彷彿在壓制著火氣,「那個酒店在哪裡?」

蘇悠悠搖了搖頭,「不知道。」

「你怎麼會不知道?」

「周歆說那個晚會不對外公布的,所以我坐的車窗戶看不見外面,一路上我都不知道到底開到了哪裡。」

蘇悠悠說到這,突然抬起頭,「你問這個幹什麼?」

「幹什麼?」池司爵冷笑一聲,「自然是找出當年那個男人!」

他可以不追究小東西的錯,因為她不知情,但不代表他可以原諒那個男人!

他知道,那天晚上,小東西沒有真的被那個男人侵犯,因為在酒店的那一晚,才是小東西的第一次。

可是,光是一想到,小東西和別的男人有過肌膚之親,他就不能忍受!

他越想越生氣,看著眼前臉色蒼白的小東西,他忍不住一把摁住她的腦袋,狠狠吻住她的粉唇!

蘇悠悠被吻得幾乎都無法呼吸,如果是平時,她肯定會奮力的掙扎和反抗,可這一次,她沒有。

猶豫了好久,她有些顫抖的抬起手,環住了池司爵的腰。

池司爵的身子一僵,猛地睜開眼,墨眸里滿滿都是難以置信的光。

這小東西,竟然主動抱他?

池司爵睜開眼,就看見眼前的女孩臉色緋紅,眼睛緊閉著,睫毛不斷輕顫。

她竟然主動抱他?

這個發現,讓池司爵更興奮。

很快,他化身餓狼,將懷裡的女孩狠狠吃干抹凈。

……

到了夜裡,池司爵才終於放開身下的小丫頭,緩緩起身。

而蘇悠悠,已經被折騰的又昏睡了過去,癱軟在潔白的被褥之中。

池司爵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出病房,就看見遲浩守在門口,臉紅的跟個番茄似的。

「讓鄭姐過來照顧她。」池司爵吩咐。

「是。」

「還有,去辦件事,蘇家。」池司爵的眸色突然變冷,「是時候該收拾一下了。」

之前冥婚的賬,他還沒來得及跟他們好好算一算,沒想到現在又扯出三年前的舊賬,這群姓蘇的,看來不給點教訓不行了!

遲浩臉色微微一變,「池少,您是要怎麼處理他們?直接殺了么?」

「殺?」池司爵冷笑一聲,「太便宜他們了,慢慢讓他們嘗嘗,什麼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

冰冷的語氣,讓遲浩都不由身子一顫。

「好的,池少,我明白了!」

……

蘇悠悠醒過來的時候,池司爵已經不在了。她身上已經換上了乾淨的病號服,鄭姐在一旁準備了健康的葯膳,照顧著她吃下。

「池司爵呢?」她一邊吃一邊問。

「池少說要去探望醫院裡的一個人。」

蘇悠悠一愣,這醫院裡,還住著什麼人能讓池司爵親自探望?

但她沒有細想,因為她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她迅速的吃完葯膳,從病床上下來,「鄭姐,我要去看一個朋友,你不用跟著我了,我馬上回來。」

說著,她就跟小兔子一樣跑出了病房。

她要去看的是阿寒。

算算時間,阿寒也應該蘇醒了,如果讓池司爵知道自己去看他,指不定這男鬼又要發一頓脾氣,所以她還是偷偷去看一下就好。

走到南若白的病房,她果然看見南若白已經醒了,坐在病床上看書,陽光從窗外灑進來,襯得他像一個雍容的貴公子。

「阿寒。」她打開門,喊了一聲。

南若白抬頭,看見是她,露出溫和璀璨的笑容,「悠悠,你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5章 她是他的!

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