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6章 我必須說

第1466章 我必須說

「我必須說,如果現在不說,我怕……我沒了勇氣。」月緋深呼吸一口,鼓足勇氣一般的開口,「其實我是……」

眼看月緋要說道關鍵的時候,可突然,她臉色一白。

下一秒,她眼睛瞪的滾圓,死死的捂住喉嚨。

「月緋,你怎麼了?」左墨辰嚇了一跳,趕緊想要扶住月緋。

可月緋已經雙眼一閉,整個人都倒在了左墨辰懷裡。

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蘇悠悠和池司爵都是嚇了一跳,趕緊走到月緋身邊。

蘇悠悠迅速檢查了一下月緋的身體,臉色非常凝重,「月緋是因為體內的陰氣太重了所以暈過去了。」

「陰氣怎麼會突然加重?」左墨辰急促的問。

月緋因為是鬼女,從小被灌了很多陰氣的藥物,體內的陰氣一直很強,但也一直撐著了,怎麼會突然就暈過去?

「她被下藥了。」蘇悠悠低聲道,「那藥物就在剛才被觸發了。那個藥物帶著很濃重的陰氣,加上月緋體內的陰氣本來就已經快要到極點了,所以她終於撐不住,就暈了過去。」

蘇悠悠不得不承認,給月緋下藥的人非常聰明,不是給月緋下毒也不是下了什麼傷身體的葯,只不過是一個帶陰氣的藥物,只是因為月緋本來陰氣就快承受不住了,這藥物的陰氣就好像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徹底將她個壓垮了。

「那現在應該怎麼辦?」左墨辰難得的露出慌亂的樣子。

「她體內的藥物說到底也不是什麼毒藥,所以也沒有解藥一說。」蘇悠悠嘆息一聲,「我們先給她吃雲老準備的葯,命肯定能保住,但如果要醒過來,恐怕還是要解開她體內的陰氣,所以歸根結底,還是需要龍陽草。」

「那我們別耽擱了。」左墨辰顯然是真的擔心月緋,二話不說,就將她給橫抱起來,「我們下山,去找老巫醫!」

左墨辰著急的走了,池司爵和蘇悠悠跟在他身後。

左墨辰因為擔憂月緋,所以對於月緋的突然昏迷除了擔憂之外沒有想更多,但蘇悠悠他們卻不得不多想了。

「池司爵。」蘇悠悠壓低了聲音,防止前面的左墨辰聽見,「你說,給月下藥的是誰?這葯又是什麼時候下的?」

「很顯然,葯應該是早就已經給月緋下了,只不過之前一直沒有發作,對方應該是下了一個術法,只要月緋要將秘密說出來,就會觸發藥物。」池司爵開口。

蘇悠悠點點頭,同意了池司爵的猜測。

看來,月緋真的可能是別人派來安插在他們身邊的卧底。而且這個人有夠小心的,還給月緋下了這種葯,就是怕她暴露。

「會是南佳人么?」蘇悠悠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南佳人。

「如果是南佳人就好了。」池司爵微微嘆了口氣,「南佳人已經魂飛魄散了,也就不用擔心什麼,就怕是別人,那更麻煩。」

被池司爵一說,蘇悠悠也有點擔心,愈發的想知道月緋背後的人到底是誰。

可偏偏現在月緋一時半會兒也醒不過來,而另外唯一的知情人Jason也已經到了未來,所以他們根本是不可能知道真相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66章 我必須說

3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