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她不知道

第1559章 她不知道

一年前,她救了池司爵。池司爵雖然蘇醒后就走了,但他手上這隻手錶,卻是在他蘇醒之前,就已經被南佳人偷偷的存放了起來。

今天,南佳人故意來到左家的年會游輪上,也是故意將池司爵的這個手錶,送到蘇悠悠面前去拍賣的。

她那麼做,一方面就是故意想要折磨蘇悠悠,另一方面,也是想要試探,看蘇悠悠到底知不知道池司爵其實沒有魂飛魄散。

而從蘇悠悠現在的反應來看,她果然是什麼都不知道。

池司爵為什麼不願意告訴蘇悠悠自己還活著的理由,南佳人大概能夠猜到。

不過,這對南佳人來說,是個好消息。

只要蘇悠悠不知道池司爵還活著,他們兩個人就不可能重新在一起,那樣,池司爵就只是她一個人的。

「南佳人!」見南佳人只是笑,卻不肯說話,蘇悠悠的怒火更深,簡直恨不得撕爛眼前這一張漂亮的笑容,「你說不說!不說信不信我殺了你!」

「你殺啊。」南佳人不急不慢的開口,眉尾微微挑起,「反正,這個世界上,知道池司爵身體下落的人,只有我一個,你如果殺了我,拿就永遠別想找到池司爵的身體。」

不得不說,南佳人這番話是真的說中了蘇悠悠的死穴。

她雖然心裡怒火衝天,但還是不得不鬆開了南佳人。

南佳人不急不慢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微微一笑:「你別太擔心,池司爵的身體現在很好,等我哪天心情好了,或許會讓你見見他。」

「南佳人你!」蘇悠悠氣急又想發作,可南佳人只是緩緩搖搖頭。

「蘇悠悠,別對我大呼小叫的,別忘了,池司爵的身體還在我這裡。」手裡捏著「池司爵的身體」這個王牌,南佳人此時也不急著跑走了,只是不急不慢的開口,「好了,別說廢話了,將這房間打掃一下,我現在要住下來。」

反正蘇悠悠也不敢對她做什麼,她不如好好的享受一下這個游輪之旅。

蘇悠悠雖然心裡氣到了極點,但還是不能說什麼,只能忍氣吞聲的找人來打掃房間,將南佳人當貴賓一樣照顧起來。

「好了,我累了。」等房間打掃完畢,南佳人又坐在座位上,懶洋洋的開口,「你們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蘇悠悠知道,南佳人這是不願意將池司爵身體的下落告訴自己了。

不過沒關係,反正她已經知道池司爵的身體在南佳人手裡,只要她派人牢牢的盯住南佳人,總會知道池司爵身體的下落的。

想到這,蘇悠悠只是冷冷看了一眼南佳人,走出了房間。

蘇悠悠走出房間之後,南佳人就不急不慢的喝了一口手裡茶水,緩緩開口:「好了,她走了,你現在可以出來了。」

她的話音剛落,套間里一個房間的門就緩緩打開。

一個高大的身影,緩緩走出。

客廳的燈光落在他臉上,照亮了他臉上的黑色面具,和面具后那雙冰冷的星眸。

是暗影。

或者更確切的說,是池司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59章 她不知道

3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