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6章

第1596章

池司爵這傢伙,找的借口可真爛。

她現在是殭屍,雖然鬼力沒有池司爵強大,但速度也不慢,她很輕易的就可以跟上洛曜的車子,沒有一點耽擱。

他根本就是注意到了她身上的傷口,所以才會親自抱著她往前。

不然的話,如果他真的只是關心速度,他幹嘛將她整個人都抱在懷裡,一點都不讓她被樹枝碰到?

對於池司爵的口是心非,蘇悠悠也不戳破,她只是乖巧的伸手摟住了池司爵的脖子,這樣可以讓他更輕鬆點。

但不想,隨著她環住他的脖子,他們兩個人的距離一下子密不透風。

感覺到脖子上傳來細膩的觸感,還有身前的柔軟,池司爵正在奔跑的額身子忍不住微微一僵,只覺得一團火,似乎都從小腹中燃燒起來。

該死。

這小妖精,還是那麼勾人。

池司爵此時只慶幸自己帶了面具,蘇悠悠才看不出他此時神色的異樣。

可池司爵忘了,面具雖然遮住了他的臉,但他的耳朵,卻是露在外面的。

隨著蘇悠悠的擁抱和他體內的炙熱,他的耳朵在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變得通紅。

蘇悠悠本來就摟著池司爵的脖子,此時借著明亮的月光,自然注意到了他耳朵的變化。

她先是一愣,但很快,她無聲的輕笑了一聲。

池司爵這傢伙,還真是裝正經。

她一下子起了玩弄一下池司爵的心思,於是故意更用力的摟住他的脖子,整個人微微抬高了一點。

隨著她的抬高,她的嘴唇就貼近了池司爵發紅的耳垂。

她對準他的耳朵——

「呼。」

輕輕吹了一口。

池司爵原本正努力將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眼前的車子上,想要忽略身上這個軟綿綿的小東西。

可不想,突然間,他感到一股冰冷的氣息,吹拂到自己的耳朵上。

那氣息,帶著女孩獨有的馨香,瞬間宛若電流一樣一下子觸到他的皮膚——

這一瞬間,池司爵忍不住身子微微一顫,差點直接從樹枝上跌下去。

他好不容易穩住身形,低頭,就看見懷裡的小東西,笑得一臉淘氣和得意。

「蘇悠悠。」反應過來剛才蘇悠悠做了什麼,池司爵面具后的臉色不由沉了下來,「你在做什麼。」

「我沒做什麼呀。」蘇悠悠努力憋住笑意,無辜的眨了眨眼睛,「我就是看你的耳朵好紅,所以想幫你吹一吹,怎麼樣,舒服么?」

蘇悠悠用她那軟糯的小嗓子,一聲甜甜的「舒服么」,讓池司爵剛才好不容易壓抑下去的那股火熱,一下子再次火山爆發!

舒服!

當然舒服!

就特么是該死的太舒服了!

池司爵在面具后無聲的深呼吸了好幾口,才終於按捺住了小腹之中的那團邪火。

他腳步不停地用用餘光繼續跟著眼前洛曜的車,一邊墨眸筆直的看著懷裡的小東西,聲音故作冰冷,「左小姐,你知不知道,這樣挑逗一個男人代表著什麼么。你再這樣,我可不保證我不會做出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96章

4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