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0章 嗜血的衝動

第1610章 嗜血的衝動

池司爵在吻蘇悠悠的時候,會有衝動,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可此時侵佔他大腦的那股衝動,卻並不是男女之間的衝動,而是……

嗜血的衝動。

池司爵感到唇齒間蘇悠悠柔軟的唇畔,此時此刻,他只覺得這樣的親吻不足以滿足他……

他想要咬破這柔軟的唇畔,想要喝到這份柔軟下的鮮血……

如此想著,他竟然真的不由自主的在牙齒上微微用力。

「唔!」蘇悠悠感到嘴唇上突然傳來的刺痛,不由輕呼一聲。

就是這一聲不輕不重的掙扎,宛若一盆冷水澆下來,讓池司爵一下子清醒過來。

他猛地睜開眼,一把推開蘇悠悠。

蘇悠悠被推得猝不及防,癱軟到柔然的車座上,揉著被咬破流血的嘴唇,微微皺眉看著池司爵,委屈的開口:「池司爵,你咬我幹嘛?」

池司爵卻根本沒有辦法回答她的問題。

因為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舌尖還殘留著蘇悠悠的血的氣息,是那樣的芬芳,他抬頭看向蘇悠悠的時候,似乎也只能看見她薔薇花瓣一般的嘴唇上,被咬破的那一抹殷紅。

這一瞬間,他只覺得自己身體里彷彿住這一隻野獸不斷咆哮著,想要去喝掉那一抹殷紅!

不僅如此,他還想要更多!

想像剛才一樣,直接咬斷她的血管,一口氣喝個痛快!

「池司爵?」蘇悠悠看到池司爵的臉色僵硬,不由微微一怔,她以為是他的魂魄又出現問題了,頓時也顧不上自己嘴唇上的傷口了,只是趕緊想去檢查池司爵的狀態。

可不想她還沒有碰到池司爵,池司爵就突然好像觸電一樣,猛地的後腿到車座的另一半。

蘇悠悠的手,一下子就這樣尷尬的僵在空中。

蘇悠悠不由微微一愣,「池司爵,你到底怎麼了?」

好像自從喝了她的血之後,池司爵就一直有點不正常。

池司爵低頭摁住太陽穴,沒有說話。

他不敢讓蘇悠悠碰自己,因為他現在可以說是用盡了身上所有的理智,才勉強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吸血的衝動。

「我沒事。」他不敢抬頭看蘇悠悠,怕看見她唇上的血,他就會剋制不住自己,「我身體有點不舒服,你讓我安靜一下。」

「是魂魄的問題么?」蘇悠悠臉色更擔憂,「需不需要我的血……」

「不需要!」池司爵現在最害怕聽見的就是「血」這個字,他幾乎是失態的吼出了聲。

池司爵的臉色是那樣可怕,蘇悠悠被嚇了一跳,頓時也不敢說話了,也不敢跟剛才一樣去靠近池司爵了,只是遠遠的這樣看著他。

兩人一路無話,就這樣一路開到了左家別墅門口。

車子剛停下,池司爵甚至都不敢看蘇悠悠一眼,直接打開他那邊的車門,迅速下車。

「誒,池司爵,你等等我!」蘇悠悠慌亂的要趕緊下車追上去。

兩人剛走進左家別墅,迎面就看見且忘和左墨辰迎出來。

左墨辰看見走在最前面的池司爵,整個人跟見鬼了一樣傻眼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10章 嗜血的衝動

4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