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3章 為什麼又要離開我

第1613章 為什麼又要離開我

蘇悠悠其實剛才根本沒有離開去看左離。

且忘讓她去找左離的時候,她就看出來了,師傅是在故意支開自己。

畢竟師傅那麼喜歡左離前輩,有什麼話肯定都是親自告訴左離前輩,怎麼會讓她去說?

於是,她表面乖巧的和哥哥離開了房間,但其實只是讓哥哥一個人去找左離前輩,她則是偷偷的在客廳外掐了一個藏身決,想聽師傅到底是想單獨和池司爵說什麼。

如今的蘇悠悠,雖然力量還是不如池司爵和且忘,但畢竟也是一個殭屍,她想要隱藏自己不被池司爵他們發現還是綽綽有餘的。

於是,她清晰的聽見了池司爵和且忘對話的全過程。

聽見池司爵變成和吸血鬼一樣,甚至比吸血鬼還誇張,這輩子都要靠吸血過活,她也不由臉色慘白,手足無措。

可下一秒,她就聽見池司爵要離開,她頓時也顧不上吸血鬼什麼的了,直接就沖了出來。

「池司爵,你去哪裡!」

池司爵看見突然出現的蘇悠悠,墨眸猛地一顫。

但下一秒,他轉頭繼續準備離開,彷彿根本沒有看見蘇悠悠一樣。

可蘇悠悠哪裡會這樣輕易的讓她離開,她旋風一樣的跑過來,張開雙臂,擋在池司爵面前。

她小小的個子,就算擋在池司爵面前也是這樣的微不足道,可她還是抬眸,筆直的看著池司爵,堅定的開口:「池司爵,我不許你走。」

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閃爍著晶瑩的淚花,池司爵有些不敢面對,只是別開眼,淡淡問:「你都聽見了。」

「嗯。」

「那你就應該明白,我為什麼要離開。」

「不!我不明白!」蘇悠悠幾乎是失控的喊出了聲,她一把抓住池司爵的胳膊,語氣不由自主的染上了哽咽,「我一點都不明白,池司爵,剛才在車上,你明明才答應過我,永遠都不會離開我,為什麼你又要食言?」

池司爵身子微微一顫,低頭看向眼前的女孩。

只見她眼睛跟小兔子一樣紅彤彤的,聲音里的委屈更是像針一樣扎在他心裡。

這一剎那,池司爵只覺得心疼的要命,心疼的都忘了體內那股想要吸血的衝動。此時的他只想一把將蘇悠悠抱在懷裡,哄住她的眼淚,告訴她他不會離開,告訴她他會陪著他一輩子。

但下一秒,他又看見蘇悠悠的小臉,因為剛才被他吸血而失血過多微微發白,甚至原本玫瑰色的唇畔都已經開始泛白。

頓時,他宛若冷水澆頭,一下子又清醒過來。

不。

他不能留下。

雖然他也很討厭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對蘇悠悠言而無信,一次又一次的將她獨自丟下讓她讓她流淚。

可這一次,他真的不能留在她身邊。

因為,他不能允許自己給她帶來一點點的危險。

「是我食言。」念此,池司爵故作冰冷的開口,「蘇悠悠,你就當我已經魂飛魄散,從來都沒有回來過吧。」

說著,他轉身就要走,可蘇悠悠死死抓著他的袖子不放手,哭喊著:「不!池司爵,我不許你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13章 為什麼又要離開我

4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