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4章 我不在乎

第1614章 我不在乎

此時的蘇悠悠,完全就好像一個孩子,蠻不講理的不許她離開。

她軟糯的聲音一下又一下的砸在池司爵心頭,池司爵的情緒終於崩潰,一把拉住她纖細的肩膀,吼道:「蘇悠悠!你剛才不是都聽見了么?我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真正的怪物!你呆在我身邊會有危險的,我說不定會將你的血吸干!」

「我不在乎!」蘇悠悠死死咬住唇畔,眼眶裡都是眼淚,但目光卻無比堅定,「只要能在你身邊,哪怕會死我都不在意!相反的,如果你離開了我,我才是真的生不如死!」

蘇悠悠的話語是這樣的決絕,池司爵都一下子僵住,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女孩。

他記憶中的小東西,總是這樣害羞的,柔軟的,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她會說出這樣強硬的話語。

還是為了他而說。

這一剎那,池司爵只覺得胸臆中的感情磅礴而出,完全壓制了嗜血的衝動,他情不自禁的一把抱住蘇悠悠,將她柔軟的小身子狠狠的摁在自己懷裡。

「蘇悠悠。」他將下巴頂住她柔軟的髮絲,喃喃自語一般的開口,語氣帶著幾分恨恨和茫然,「我到底應該拿你怎麼辦……」

蘇悠悠將腦袋整個埋進池司爵的懷抱里,死死的抱住他的勁腰,彷彿害怕稍微放鬆一點,他就會逃走一樣。

她正貪婪的吸食著周圍池司爵的氣息,可突然——

她感到一陣酥麻感從脖子傳來,眼前的景象一點點模糊起來。

蘇悠悠猛地反應過來什麼,用盡最後一絲意識迅速的抬頭,就看見池司爵垂眸看著自己,那一雙宛若星子一般耀眼的墨眸,染著深深的悲哀。

「池司爵,你……」她掙扎的想開口,可舌頭都已經開始發麻,話都說不利索。

她知道,她這是中了麻咒,整個人會慢慢失去意識,昏迷大概一天一夜。

不用說,這個麻咒是池司爵給她下的,是剛才他趁著她抱住他降低了警惕心的時候下的。

「對不起。」池司爵眸里的悲哀更加濃烈,他低頭,吻住蘇悠悠的眉心,「悠悠,我一定要走。」

蘇悠悠拼了命的想阻止他,可此時她的身體已經完全被麻咒控制,根本動彈不得,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池司爵將自己放在沙發上,轉身離去。

她看著池司爵的背影,腦子也因為麻咒越來越模糊,淚水無力的從臉頰滾落。

不……

池司爵,你不要走……

求求你……

不要再一次丟下我……

-

等麻咒的作用褪去,蘇悠悠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

「池司爵!」

她從睡夢中驚醒,猛地坐起來,脫口而出的,還是池司爵的名字。

「池司爵已經走了。」

耳邊響起一個清冷的聲音,蘇悠悠抬頭,就看見且忘神色淡淡的坐在她的床邊。

蘇悠悠看見且忘,眼神一閃,低下頭,沒有說話。

「你在生師傅的氣?」且忘注意到她神色的異樣,微微皺眉。

蘇悠悠咬著唇,沒有說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14章 我不在乎

4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