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0章 害羞了?

第1690章 害羞了?

池司爵的聲音低沉無比,說話間冰冷的氣息吹拂在蘇悠悠的耳蝸里,酥酥麻麻的,好像帶著蠱惑人心的魔力

蘇悠悠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心裡早就已經小鹿亂撞,但最後一絲理智,還是讓她別開頭躲開了池司爵的吻,皺著眉道:「別鬧,剛剛哥哥的話你沒聽見么?你爺爺和小忘都在醫院等我們,我們先去看他們,然後回雲島再……再……」

蘇悠悠突然有些說不下去了,小臉更紅。

池司爵卻是貼在她耳邊輕笑一聲,聲音狹促,「再什麼?蘇悠悠,你怎麼不繼續說了?」

蘇悠悠惱怒的抬頭瞪了他一眼,「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

「我的確知道。」蘇悠悠此時已經被池司爵完全逼到了房間的角落,他單手撐在蘇悠悠旁邊的牆上,將她嬌小的身軀整個沒入自己的陰影之中,墨眸里是似笑非笑的光,冰冷的唇畔貼住蘇悠悠的小耳朵,低聲繼續道,「可我就是想聽你說。」

「你這個流氓!」蘇悠悠的臉此時已經紅的跟熟透的番茄一樣了,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被氣的。

「我哪裡流氓了。」池司爵嘴角的弧度更甚,另一隻手隨意的把玩著蘇悠悠的髮絲,眉尾微微挑起,「我可是記得某人前陣子膽子大的很,什麼投懷送抱的事都敢做,現在怎麼突然變得那麼不好意思,跟我說句話都害羞?」

蘇悠悠當然明白,池司爵指的是之前她為了讓他回來,有一陣子臉皮特別的厚,完全不知道害羞為何物的死纏爛打著他。

蘇悠悠的臉色一下子尷尬起來,別開眼不敢去看池司爵,「那個不是特殊時期么……特殊時期特殊處理……現在不是特殊時期了……所以就正常處理……」

她胡言亂語的解釋著,餘光就看見近在咫尺池司爵墨眸里笑意更濃了。

蘇悠悠頓時覺得更尷尬,不敢再去看他,只能假裝義正言辭的開口:「好了,池司爵,別說這些有的沒的了,我們趕緊去找池老爺子和小忘吧。」

說著,她故作鎮定的趕緊想要走出去。

「咳咳!」

可不想池司爵突然彎下腰,劇烈的咳嗽起來。

「池司爵,你怎麼了?」蘇悠悠嚇了一跳,趕緊扶住池司爵,想看他的臉色,但他一直彎著腰,她完全都看不清他的臉。

「沒事。」咳嗽間,池司爵掙扎的開口,「就是鬼氣有點不穩,我休息一下就好。」

「鬼氣不穩么?」蘇悠悠臉色不由更加焦急起來,「是不是因為今天沒吸血?你要不要吸我的血?」

她知道,雖然師傅那個藥丸能夠抑制池司爵體內吸血的衝動,但池司爵身上的還魂之術依舊沒有改變,只要還魂之術還沒有完全結束,他的魂魄就不會完全穩定下來,每天還是需要人或者殭屍身上吸來的血來養魂。

所以,她以為池司爵現在鬼氣不穩,就是因為沒有吸到足夠的血。

想到這,她趕緊解開自己襯衫的扣子,想讓池司爵吸自己的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90章 害羞了?

4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