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4章 奇怪的夢

第1824章 奇怪的夢

蘇悠悠辯解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池司爵霸道的一把封住唇,阻止了她接下來想說的話。

狠狠地在蘇悠悠的唇齒間侵佔了一番之後,池司爵才鬆開她,貼在她耳邊,警告的開口:「蘇悠悠,我跟你說過,我不想聽見你嘴裡喊出洛曜的名字。」

「……」

蘇悠悠徹底無語了。

說什麼都是錯,她乾脆不說話,只是嗔怒的瞪著池司爵。

但她不知道,她這眼神看在池司爵眼裡有多勾人。

女孩的臉粉紅的好像蘋果,嘴唇因為剛才他霸道的吻,好像果凍一樣水潤通紅,讓人恨不得再上去狠狠的欺負一番。

池司爵按捺住體內那股灼燒的火焰,輕聲嘆息一聲,恨恨的咬住蘇悠悠的嘴唇,低聲道:「勾人的小東西,我有時候真的恨不得將你關起來,不讓任何別的男人看見你。」

「那怎麼可以。」蘇悠悠被池司爵這霸道的想法嚇壞了,趕緊搖頭,「我還要自由呢。」

「我知道。」池司爵嘆息一聲,將蘇悠悠摟進懷裡,他對她的佔有慾的確強烈的可怕,可偏偏,他同時又不忍心看她吃一點苦頭,有一點不高興,所以不能將她跟個所有物一樣鎖起來,「但是……至少,你身體的某個部位,只有我能看。」

「啊。」蘇悠悠沒想到池司爵的話頭轉的如此突然,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什麼部位……啊!池司爵你別撕!這裙子是新款!」

蘇悠悠迷茫的問題還沒來得及問出口,池司爵就突直接將她身上的裙子撕成了碎片。

所有的掙扎和話語被悉數吞下,蘇悠悠很快被壓在床上,被池司爵從頭到腳,仔仔細細給「看」了個遍。

-

第二天早上。

蘇悠悠拖著疲憊的身體起來,池司爵和左墨辰已經去工作了。

雖然跨年很多人都能放假,但對於池司爵和左墨辰這種人來說,根本就不存在假期的,只要有工作,就需要去公司。

左墨辰不在,蘇悠悠就來到月緋的房間找她,想讓她一起到院子里吃早飯。

畢竟,總是這樣關在房間里,也不健康。

可沒想到她剛來到月緋的房間,就看見月緋還坐在床上,怔怔出神。

「月緋,你怎麼了?」蘇悠悠皺眉走過去,「是身體哪裡不舒服么?」

聽見蘇悠悠的聲音,月緋才回過神來。

「我,我沒有不舒服。」月緋猶豫著開口,「只是……昨晚發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

「我做了個夢。」

「做夢?」蘇悠悠不有奇怪,做夢有什麼可奇怪的,「是噩夢么?」

「不是。」月緋咬了咬唇,「是一個很美的夢。」

蘇悠悠更不解了。

既然是美夢,月緋為什麼是這麼個表情?

「因為這個夢的內容,很巧合。」看著蘇悠悠疑惑不解的表情,月緋解釋道,「我夢見我變成了一個小孩子,我有一對很疼愛我的父母,帶著我去遊樂場,還給我上學……」

這下,蘇悠悠也不由愣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24章 奇怪的夢

4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