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在替別的男人求情?

第19章 你在替別的男人求情?

池司爵垂眸看向懷裡發抖的小丫頭,完美的俊龐沒有一絲表情。

「嗯。」過了片刻,他輕聲開口,「我也看得到。」

「那這個老太太……到底……到底是什麼東西……」

「是鬼。」

雖然心裡早就有了猜想,但現在聽見池司爵肯定的回答,蘇悠悠還是不由一個哆嗦。

她一直以為,鬼神什麼的不過是無稽之談,但沒想到,奶奶說的都是真的,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很多鬼魂,只不過大多數人都看不見而已。

「可是……」蘇悠悠又想到了什麼,臉色更白,「為什麼我會看得見她?我奶奶說,只有有陰陽眼的人,才能看見鬼。」

「那就是你有陰陽眼。」池司爵抱著蘇悠悠朝著車子走去。

「不對呀。」蘇悠悠搖搖頭,「我以前都看不見的,怎麼會突然看得見?陰陽眼這種,不是天生的么?」

池司爵的腳步微微一頓。

他其實知道,她為什麼會看得見。

是因為她身上現在沾染了他的鬼氣,陰陽眼才會被打開。

但他沒有回答,只是將她放進車裡。

「等下,遲浩呢?」蘇悠悠好奇的從車裡探出腦袋,就看見遲浩還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池司爵的臉色再次冷下來,「他沒能保護好你,自然應該受罰。」

「啊?」蘇悠悠愣住,小手著急的抓住池司爵的衣角,「我這次是被鬼給盯上了,怎麼能怪遲浩呢?他又不是驅鬼師,什麼都不知道。」

池司爵轉過頭,視線落在蘇悠悠身上,不知為何,眸色更冷,「你在替別的男人求情?」

「啊?」蘇悠悠愣了一下,沒反應過來,小鹿一樣濕潤的眼睛,無措的看著池司爵。

池司爵被她看得小腹之中又是一股邪火肆意,冷冷看向旁邊的遲浩,「去領罰。」

「是!」遲浩根本不敢有一絲怨言,馬上起身自己離開了。

池司爵坐進車裡,蘇悠悠還跟一隻受驚的小兔子一樣看著他,「遲浩他會受到怎麼樣的懲罰?」

「你很關心他?」

蘇悠悠打了個哆嗦,搖搖頭。

雖然不知道池司爵在生氣什麼,但她覺得自己如果再問下去,遲浩受到的懲罰可能會更嚴重,只好乖乖閉上嘴,蜷縮在座位上。

池司爵側首,看著女孩還有些慘白的小臉,長長的睫毛撲閃撲閃的,小巧的鼻子下面,是粉嘟嘟的小嘴,但現在好像在忍耐什麼,微微抿住。

池司爵突然意識到什麼,一把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強迫著那兩瓣粉唇張開。

「啊……」蘇悠悠吃痛的出聲,張開嘴,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傳出來。

「你舌頭破了?」池司爵的臉色不知為何,突然變得有幾分古怪。

「我本來想用舌尖血驅鬼來著。」蘇悠悠含糊不清的說道,「沒事的,過會血就止住了,不會有,唔……」

她的話還沒說完,眼睛就突然掙得滾圓。

因為池司爵竟不由分說的,低頭吻住了她的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章 你在替別的男人求情?

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