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0章 真的那麼簡單?

第2010章 真的那麼簡單?

蘇悠悠聽見池司爵的話,心裡不由一個激靈。

池司爵向來說到做到,她真的不敢想象,一個月後等池司爵恢復了正常樣子,他會怎麼懲罰折騰自己……

想到這,蘇悠悠忍不住一個哆嗦。

「那個……」她趕忙掙扎開池司爵,露出諂媚的笑容,「我去看看池忘……」

說著,她趕緊腳底抹油想要離開。

開玩笑,她現在在池司爵面前多說多錯,還不如保持距離。

「對了。」蘇悠悠正要走出門的時候,書桌后的池司爵突然想到什麼,在她身後喊,「我身體變化的事,不要告訴池忘。」

池司爵可不想在自己兒子面前也丟這個人了。

「我知道了。」蘇悠悠現在可不敢得罪池司爵了,她迅速的應了一聲,就轉身離開了書房。

看著蘇悠悠幾乎落荒而逃的背影,池司爵不由露出好笑的神色。

可就在蘇悠悠離開沒多久,書房外又響起另外一個腳步聲。

池司爵看見出現在書房外的人,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在了嘴角。

「池司爵。」站在門口的且忘,臉色有些凝重,「我想和你談談。」

聽見且忘的話,池司爵似乎絲毫沒有吃驚,只是點點頭,「剛好,我也想找你談談。」

「我想,我們想談的事,應該是一樣的吧。」且忘走進書房,在池司爵面前坐下,「是關於你身體變小的這件事吧。」

「不錯。」池司爵臉色愈發凝重起來,「你覺得,這真的只是一個我身體的應激反應那麼簡單么?」

「我並不那麼認為。」且忘骨節分明的手指敲打在書桌上,「我懷疑,這其中有陰謀。」

「不錯。」池司爵,點頭,「我也那麼認為。我懷疑,這是南佳人的計劃。」

是的。

池司爵懷疑,這一切都是南佳人的安排。

雖然南佳人已經死了,但池司爵還是忍不住懷疑,南佳人死前最後用了死亡結界,真的只是想將他困在一個高中的記憶里,那麼簡單?

以南佳人的聰明才智,她怎麼會想不到,蘇悠悠他們肯定有能力將池司爵從這個結界裡帶出來,既然如此,她費盡心機弄這個夢靨,又有什麼意義?

會不會,南佳人真正的目的,根本就不是這個夢靨,而是夢靨后讓他的身體做出相應的反應從而變小?

「你是說。」且忘微微眯起眼,「你懷疑南佳人弄那個什麼夢靨結界,就是為了讓你變小?」

「更確切的說,是為了讓我的鬼氣被封印。」池司爵黑白分明的眼睛微微眯起,透出些許危險的味道,「好方便趁此對蘇悠悠做什麼計劃。」

不怪池司爵多想,主要是他太了解南佳人這個女人了,她最懂得如何將自己的陰謀給隱藏。

她是那樣的恨蘇悠悠,池司爵才不相信,她死前最後做的一次布置,不是對蘇悠悠下手。

之前他得知南佳人死前的結界安排的是夢靨,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他身體縮小之後,他反而有一種果然如此的感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10章 真的那麼簡單?

5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