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畫展

第206章 畫展

「小型畫展?」蘇悠悠不由詫異,「小琴,你還在畫畫么?」

她記得,高中時期,小琴畫畫就畫的很好,她那時候的夢想是當一個畫家,如果不是家裡人不給她經濟支持,她恐怕早就已經去念美術大學了。

只可惜,美術是有錢人才有資格追求的,對於小琴來說根本是奢望。

「嗯。」曾小琴微微紅了臉,提到自己難得優秀的事,她有些不好意思,「我私底下有畫,成績還不錯,這次畫展對我很重要,其中有一幅畫是畫給池少的,所以拜託你一定要帶他過來。」

看著曾小琴炙熱的眼光,蘇悠悠沒辦法拒絕,治好答應下來,「好,我會努力的,但我也不能確定能勸動他。」

「謝謝你悠悠!」聽見蘇悠悠的應許,曾小琴激動的捉住她的手,感動的幾乎都要掉下眼淚來。

和蘇悠悠說了會兒話,曾小琴的心情好了很多,興高采烈的走了。

蘇悠悠一個人回到餐廳,就發現桌上的菜一動不動,池司爵坐在桌邊一臉不耐。

「你去哪裡了?送個人為什麼那麼久?」池司爵抬眸看見蘇悠悠,冷冷道。

蘇悠悠無奈的走過去,不想多看著男鬼一眼,「你可以自己先吃啊。」

「我說了,我不想吃這些。」池司爵的聲音依舊很冷。

蘇悠悠氣得說不出話來。

算了,不吃就不吃,那麼好吃的一桌菜,這個男鬼不吃是他的損失!

想到這,她也懶得和池司爵爭執,只是坐下來,自顧自的吃起來。

可她才剛吃沒兩口,池司爵就突然捉住她的腕子。

「你幹嘛?」她蹙眉。

「洗了么?」

「什麼?」她的腦迴路完全跟不上池司爵。

「你沒收到我昨天給你的簡訊?」池司爵挑起眉,眼底閃過一絲不悅。

蘇悠悠這才反應過來。

池司爵的簡訊里說:洗乾淨了等我。

這男鬼竟是說這個。

她的臉騰地就紅了,掙扎的不去看他,「什麼洗不洗的,我要吃飯。」

可她的筷子還沒動,人就直接被池司爵整個橫抱起來。

「啊,池司爵,你幹嘛!」

她慌了,尖叫著掙扎。

可池司爵根本不理會她的掙扎,只是將頭探到她溫暖的脖頸之中。

沐浴露和洗髮水的淡淡馨香傳來,他輕笑一聲,「果然還是洗了。真乖。」

蘇悠悠此時整張臉都紅透了。

她只是做飯出汗了所以才順便洗了個澡,沒想到池司爵以為她真的洗乾淨了在等他回來?

「你放開我池司爵!」她在池司爵懷裡不安分的拳打腳踢,「這還有一桌菜,你不吃也不能浪費啊!放我下來吃飯!」

「不想浪費?很簡單。」池司爵已經走上了樓梯,頭都不回,「遲浩,把這些菜全部吃掉。」

「啊?」一旁的遲浩一愣,但看見池司爵掃來一個冰冷的眼神,他立刻不敢多說什麼了,認命的坐下來吃。

「好了,這下你不用擔心浪費了。」池司爵繼續往樓上走。

「……」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6章 畫展

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