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她在怕什麼?

第210章 她在怕什麼?

曾小琴這才回過神。

「對,在這邊。」她帶著蘇悠悠和池司爵走到最裡面的那幅畫,「就是這一幅。」

這幅畫是全場最大的一幅畫,潑墨一般的油彩之中,是一個白襯衫的男人抱著一個女孩,女孩顯然受傷了,渾身都是血。

蘇悠悠馬上反應過來,這畫的是池司爵和曾小琴的第一次見面。

於是她馬上看向池司爵,「池司爵,你覺不覺得這幅畫有點眼熟?」

池司爵這才看了一眼畫,但神色依舊淡漠,「不覺得。」

曾小琴的臉色頓時一白。

「池司爵,你仔細想想。」蘇悠悠不死心的說,「四年前,你是不是在路上撿到過一個出車禍受傷的女孩?」

池司爵皺了皺眉,這才看向蘇悠悠。

這小東西到底怎麼了?

她不是很期待今天的約會么,為什麼還一直問這些不重要的問題?

「想不起來了,但救過又如何。」池司爵回答,語氣已經染上淡淡的不耐,「就跟路邊救了一條狗一樣,有什麼值得記住的。」

就跟路邊救了一條狗一樣,有什麼值得記住的。

曾小琴臉色一白,腳步一個不穩差點摔倒。

她心心念念四年的那一段回憶,可怎料到在池司爵眼裡,就跟在路邊救了一條狗一樣?

蘇悠悠也是沒想到池司爵會說出這樣的話,氣氛一下子尷尬起來,她只能圓場道:「那個……我們畫也看得差不多了,小琴,我們不如去以前的教室看看吧?畢竟都那麼久沒回來了。」

曾小琴這才回過神,蒼白著臉點了點頭。

他們以前的教室就在美術教室樓下,蘇悠悠走到教室門口時,腳步突然頓住了。

其實她只是想給池司爵和小琴找點事做,她根本就不想來看曾經的教室。

因為回到這裡,她就會想到,她一次次被霸陵的過去。

走到教室門口,一塊展板很快吸引了池司爵的注意。

展板里放著的是以往這個教室里待過的班級的合影,他的目光落在其中一張照片上。

「這個是你?」他指著照片里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女孩問。

蘇悠悠扯了扯嘴角,「是啊,很不起眼吧?」

那時候的她,就是一隻醜小鴨,穿著總是偏大的衣服,帶著粗重的眼睛,被丟到人群中都不會有人多看一眼。

池司爵沒有答話。

那時候的小東西,的確和現在不太一樣。

倒不是說她的模樣和打扮有什麼不同,而是眼神。

這張照片里的她,眼神里透出一種恐懼。

她在恐懼什麼?

池司爵目光微沉,抬腳走進教室,曾小琴緊緊的跟在他身後,蘇悠悠很快發現了,便不動聲色的放慢了腳步,成功的和他們倆拉開了距離。

「喂。」這時,池司爵驀地開口,一旁的曾小琴立刻抬起頭。

「池少,你在叫我?」她一臉受寵若驚。

池少終於跟她說話了!這是不是代表著,他對她產生興趣了?

「沒錯。」池司爵依舊沒有記住她的名字,不過他也不在意,只是問,「你高中就和蘇悠悠是同班對么?」

「是的。」小琴害羞的回答,「我和悠悠高中就是同班,關係很好。」

「那你知不知道。」池司爵聲音低沉,「她那時候在怕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0章 她在怕什麼?

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