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一切你害怕的,都要毀滅

第219章 一切你害怕的,都要毀滅

「什麼?」蘇悠悠再一次被嚇了一跳,「池司爵,你沒必要……」

「有必要。」池司爵打斷她,「我說過,一切你害怕的,都要毀滅。」

說著,他們兩人已經到了教學樓樓下。只見外面外面大雨傾盆,遲浩立刻遞了一把傘上來。

「過來。」池司爵一把摟住她,撐起傘走到大雨之中。

不得不說,池司爵真是有夠狠心的,這雨比她當年淋的那場要狠多了,簡直就跟天上在潑水一樣,估計天台上的那幫人淋一晚上肯定要大病一場。

雨實在太大,儘管遲浩準備的傘挺大的,還是無法將他們兩個人完全遮住。

走到車子里,蘇悠悠剛坐下,就看見身邊的池司爵半邊的西裝都濕透了。

她的眼神微弱的閃爍了一下。

為什麼……

池司爵到底為什麼對她那麼好?

這時,她的手機突然響了,她低頭一看,表情一僵。

是小琴的簡訊。

手機屏幕上曾小琴的名字好像一記響雷,將她一下子又拉回現實。

她垂下眼眸,掩去眼裡複雜的神色。

是了,蘇悠悠,你不能被池司爵這一時的好給迷惑。

別忘了,他是要你血的人;更別忘了,你自己原本的計劃。

她收拾了一下心情,才打開小琴的簡訊。

【悠悠,過幾天就是我們的生日了,你想好怎麼過了么?】

她一怔。

是了,要不是小琴提醒,她差點都忘了自己的陰曆生日要到了。

之前和池司爵相遇的,是她的陽曆生日,而過幾天,是她的陰曆生日,也就是農曆的鬼節。

她回復——

【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提前兩天過吧。你有什麼安排么?】

因為她們的農曆生日是鬼節,陰氣太重,所以按照習俗,都要提前幾天過。

小琴這次回復的很快——

【可以把池少約出來么?】

蘇悠悠一愣。

看來小琴真的還沒放棄池司爵。

這時,曾小琴又追了一條過來——

【對了,你告訴池少我的生辰八字了么?】

蘇悠悠無聲的嘆息了一聲,抬起頭看向池司爵。

「那個……」她試探著開口,「池司爵,我馬上要農曆生日了。」

「我知道。」

「那……我想提前慶祝一下生日,明天我們去哪裡吃頓飯好不好?」

她實在想不出什麼特殊活動,只能安排她、池司爵和小琴三個人一起在餐廳吃頓飯。

到時候她找個借口半路離開,他倆單獨吃飯,多少能夠促進感情吧?

「可以。」池司爵答應的很迅速。

蘇悠悠鬆了口氣。

「那個……我還有個朋友,也要一起來。」

「朋友?」

「就是小琴,昨天辦畫展那個。」蘇悠悠故意說的隨意,可池司爵驀地轉頭看她,那眼神銳利的讓她一陣心慌。

「又是她?」池司爵的聲音聽不出是什麼情緒。

蘇悠悠微微一顫。

難道池司爵看出她的動機了?

蘇悠悠心裡有點慌,但表面上還是故作鎮定道:「是啊,因為小琴她和我一樣,是八字純陰的女孩,我們的生日一樣所以一起慶祝也很正常吧?」

「她也是八字純陰的女孩?」

果然,池司爵的注意力很快被轉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9章 一切你害怕的,都要毀滅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