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只有這個辦法了

第225章 只有這個辦法了

另一邊。

凱撒酒店,空中餐廳。

蘇悠悠去廁所之後,餐桌上只剩下池司爵和曾小琴。

池司爵優雅的在吃飯,目不斜視,似乎餐桌上根本沒有曾小琴這個人。

曾小琴咬了咬唇,終歸還是硬著頭皮微笑開口:「池少,這家餐廳的牛排真的很好吃。」

池司爵依舊沒有回答。

曾小琴的臉色不由白了白,張口剛想再說什麼,池司爵突然放下刀叉,抬頭看向她。

頓時,她的心猛地狂跳了一下。

他看她了!

他終於看她了!

「你。」這時,池司爵緩緩開口,曾小琴的臉色頓時更加緋紅,呼吸也急促起來,可不想聽見池司爵道,「到底有什麼目的。」

曾小琴臉上的幸福的笑容頓時僵住,「什麼?」

「你一次次故意接近我,到底想要什麼?」

池司爵的聲音冰冷無比,銳利的眼神幾乎要將曾小琴洞穿,曾小琴頓時臉色蒼白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不想說?」池司爵冷笑一聲,低下頭繼續切牛排,「沒事,我也不在乎。」

氣氛再次回復到冰冷的沉默,池司爵和曾小琴都沒有注意到背後餐廳門口,剛走進來又馬上離開的蘇悠悠。

曾小琴咬著唇,手本能的握住了脖子上的掛牌,眼神莫測。

終歸……還是被他看出來了。

所以,她就要這樣放棄么?

不!

她找了整整四年,好不容易才找到他,怎麼能夠這樣輕易放棄?

她低下頭,看著自己脖子上的掛牌,突然眼神閃爍。

終歸,還是只有這個方法了么?

她咬了咬牙,手捏住吊牌默念了一句什麼。

驀地,她的手指上有金光閃過,只不過那光芒實在太過微弱,就連池司爵都沒有發現。

「池少。」曾小琴再次開口時,臉色已經恢復了鎮定,她拿起旁邊的紅酒杯,親自給他倒了一杯酒,但似是無意的,倒酒的時候紅酒滑過了她的手指,「我承認,因為四年前你救過我,讓我愛慕上了你,但您今天的態度讓我看得很清楚,我知道我是沒希望了,而且……」

說到這裡,她苦笑一下。

「你是蘇悠悠的丈夫,我也不該故意接近你。所以,我放棄了,但希望您最後能和我喝一杯酒,算是斷了我的念想吧。」

說著,她將酒杯遞到池司爵面前。

可池司爵沒有接。

曾小琴的臉色又白了白,「池少,你好歹看在我是蘇悠悠朋友的份上,喝了這杯酒吧。」

語氣已經是乞求。

池司爵冷冷瞥了她一眼,終於抬起手,接過酒杯。

「以後,離蘇悠悠遠一點。」他冷冷道,將酒一飲而盡。

曾小琴的眼底閃過一絲受傷。

他喝這杯酒,終歸還是為了蘇悠悠。

但沒關係,只要他喝了酒,他就是她的。

池司爵喝完酒,放下酒杯的剎那,突然覺得一陣眩暈,他不由扶住了額頭。

「池總,你沒事吧?」一旁的曾小琴立刻眼疾手快的扶住他。

池司爵抬起頭,看見眼前的女孩,突然怔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5章 只有這個辦法了

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