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狐仙吊牌

第227章 狐仙吊牌

他看見小東西起反應是最正常不過的,可這一次的反應,卻很不正常。

身體內好像有一團火在燒,可他沉重的大腦某一處卻是格外的清明,看著眼前的女孩,他完全沒有以前那種徹底失去控制的感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池少。」這時候,曾小琴已經走到了池司爵的面前,她伸手環住他的脖子,她主動將唇貼過去。

可就她在要觸碰到池司爵嘴唇的剎那,池司爵突然抬起手,阻止了她的動作。

曾小琴的眼底閃過一絲驚慌,「池少,怎麼了?」

難道……他發現什麼不對勁了么?

可是不可能啊,她的計劃應該是萬無一失的。

池司爵沒有回答,他只是突然一把扯下曾小琴脖子上的紅線,狠狠扔在地上,冷笑。

「敢對我用狐仙吊牌,真是好大的膽子。」

曾小琴身子狠狠一顫,臉色在瞬間變得蒼白,「不……池少……我沒有……」

可池司爵已經沒有耐心跟她多說,只是一把甩開她,她狼狽的摔在地上。

狐仙吊牌離開了曾小琴,池司爵眼裡她的臉頓時變回了原本的模樣。

曾小琴慌亂的爬到旁邊的狐仙吊牌旁邊,趕緊再次將吊牌帶到脖子上,緊接著她不甘心的爬到池司爵的身邊,去抓他的褲腳。

「不是的,池少,你再看看!」她努力擠出一絲笑容,抱著最後一絲僥倖,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你再看看我現在的樣子!我就是你喜歡的樣子啊!」

「滾!」

可池司爵哪裡還會被她迷惑,他眼裡最後一絲耐心耗盡,一腳將曾小琴踢開,狐仙吊牌又掉到了地上,這一次,他毫不猶疑一腳踩碎。

「不!」

曾小琴看見池司爵要踩吊牌,頓時崩潰的想撲過去阻止。

可還是遲了。

咔擦。

狐仙吊牌轉眼就在池司爵腳下變成了碎片,曾小琴顫抖地撿起碎片,臉色慘白如紙。

完了……

她最後的希望也完了……

這個狐仙吊牌,是她費勁千辛萬苦,去跟一個偶然認識的狐妖要來的。

那個狐妖告訴她,只要她把吊牌上的金粉給男人吃下,那男人眼裡的她,就會變成他最喜歡的模樣。

這是她唯一的機會,雖然不是正道,卻是她能留在池司爵身邊唯一的方法。

可現在,這個方法也破碎了。

她徹底崩潰,跪在地上痛哭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你眼裡只有蘇悠悠!」她撕心裂肺的大吼,「我到底哪裡比不上她!你為什麼看不見我對你的心意!」

對於曾小琴的質問,池司爵的眼底沒有一絲動容,只是起身準備離開。

「池司爵!」曾小琴更加崩潰,徹底口不擇言起來,「你知不知道!我接近你,根本就是蘇悠悠慫恿的!」

池司爵的腳步,這才猛地頓住。

曾小琴眼底閃過一絲痛快的怨恨,繼續尖叫:「不然你以為她為什麼總是給我們創造機會?我告訴你,她就是故意的!她是想要擺脫你,才求我來勾引你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7章 狐仙吊牌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