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2章 偽裝

第2442章 偽裝

「敢問大少爺,什麼時候受的傷?我看著大少爺這傷年頭不少。」左離將杯子放下旁邊的小几上,抬頭問道。

正好這時候秦笙突然劇烈的咳嗽了起來,他咳的滿臉通紅,整個人都劇烈的抖動著,身下的躺椅也發出了古舊的聲響。

左離感覺端了一杯茶水給秦笙,還伸手拍了拍他的後背,秦笙這才漸漸安靜了下來。

他喝了一口水,躺在床上,嘴角多了一絲淡然的笑,出神的說道:「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我這毛病也不是現在才有的,大概是十年前,或者更早,我出門打仗,中了暗算,就落下了這個毛病。」秦笙說的很模糊,根本不可能從他的話里知道什麼。

左離又給他倒了一杯茶水:「那您就沒想過根治嗎?這麼拖著總不是辦法。」左離從一進府就被秦笙的病吸引了注意力,導致她少看了很多東西……

秦笙又是無所謂的笑了笑:「算了,反正我也不年輕了,家裡秦蕭又照顧的很好,我痊癒與否也沒有那麼重要。」

說著秦蕭看著不遠處,好像在尋找大姨太似的。

今天的秦笙有點反常,或者說秦笙一直都很反常,只是左離之前沒有發現罷了。她也是今天才想通,所以過來旁敲側擊一下。

看著秦笙的反應,是在暗示她離開了,左離正好也看見大姨太拿著披風漸漸走了過來,便微微側身,說道:「時候也不早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話音剛落,大姨太就來到了秦笙身邊,將手裡拿來的白色披風披在了秦笙身上,深怕他凍著了一樣。

左離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了。

女子總是多情的,哪怕明知道男人不會愛她,她也總是無條件的付出著,從付出中,她可以找到存在的意義,但最終也不過是騙人騙己罷了。

假的就是假的,永遠也變不成真的,這個道理,三歲小孩都懂,可是很多成人卻還是深陷其中。

整個帥府都生活在這麼一個謊言里,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都死了,也許有一隻看不見的手,除去了所有它不喜歡的人,左離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成為下一個,但是她總是在盡量保全自己和身邊的人。

保全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

晚飯時分,左離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管家發現家裡養著的準備晚上吃的活雞都死在了籠子里,而且都是被什麼東西撕咬過的一樣,喉嚨碎了,雞血灑了一地,那場景看上去十分滲人。

左離也被請去看了看。

當她到那裡的時候,秦蕭也正好趕到,兩個人對視一眼,都不約而同的想起了上午的事情……

如果左離的感覺是真的,那就說明真的有東西從湖中心跑出來了,至於是不是地底下那個,他們就無從得知了。

而且這些活雞的死亡也暗示了那個怪物的存在。

也許只有徹底弄清楚地底下那個東西的來歷,才能處理現在的矛盾吧。

左離走到雞籠前,查看著這些死去的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42章 偽裝

6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