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9章 小懲大誡

第2509章 小懲大誡

但眼尖的秦蕭卻看見了。

「你的腿也受傷了,進來待一會兒吧。」秦蕭看著左離已經有些紅腫的小腿,忍不住說道。

左離下意識就擺了擺手,拒絕了:「不了不了,我還是回去自己再泡吧。」說著走溜就往後面退了幾步,準備離開。

不了秦蕭卻伸手直接抓住了左離,將她一把拉到了澡盆里,笑嘻嘻的對她說道:「你難不成還害羞啊,不是你說的嗎,我們現在一個是醫生一個是病人,沒有性別之分的。」說完秦蕭壞笑一聲,將旁邊的糯米都埋到左離腳邊。

左離被這麼一拉,立刻倒在秦蕭胸前,她的手按在軟綿綿的糯米上,找不到支撐點,所以也起不來,只能任由秦蕭將她拉過去。

不過她的腳一碰到雪白的糯米,立刻就不癢了,那些糯米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黑了,她也不掙扎,直接坐在了桶里。

兩個人就這麼面對面的坐著,不說話,左離的手臂也放在糯米里,隔了秦蕭不到十厘米的距離,左離深怕呼吸急促了一些就會呼到秦蕭身上。所以她連呼吸也是小心翼翼的。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糯米碰到左離的腳不變色了,她才從桶里走了出來,秦蕭的身體也祛除了煞氣。

「現在只是祛除了大部分的煞氣,還需要將體內的也祛除,這三天里你什麼都不要吃,就喝糯米粥,連小菜也不能吃。」左離將鞋子穿好,轉身對旁邊的秦蕭說道。

其實完全沒有這個必要,但左離就是想氣一氣秦蕭,誰讓他剛剛那麼對他的!

原本以為已經結束了的秦蕭聽見左離這麼說,立刻拉下臉來,他一直喜歡吃肉,這三天不能吃肉,只吃糯米粥,怕是真的比這煞氣還要他的命呢!

「能不能兩天,不,一天喝粥,我這受不了……」秦蕭好像又變成了之前那個紈絝子弟,笑嘻嘻的說道。

左離看了他一眼,斬釘截鐵的說道:「不行!」

說完左離笑著走出了房間。

結果一開門就撞上了一直待在門口的濰柴,剛剛房間里發生的事情濰柴都聽見了,只是他站在門口,陰沉著臉色不說話,此時看見左離,他只是微微點了點頭,說道:「左小姐。」

左離還是笑著說道:「他已經沒事了,但是這三天你一定要看著他,不要讓他吃肉,不然他體內殘留的煞氣很有可能會爆發。」左離知道濰柴是一個實心眼對秦蕭好的人,只要是對秦蕭好的事情,他都會堅定不移的完成,所以告訴了他就相當於斷了秦蕭的後路。

濰柴還以為左離是認真說的,便點點頭,小聲回答道:「我知道了。多謝左姑娘。」原本他也不太相信左離的本事,但是現在看見了,也不由得他不相信。

屋子裡的秦蕭聽見外面有人說話,忍不住走出來看了幾眼,左離怕他再糾纏,就直接快步走開了。

身後,是秦蕭和濰柴說話的聲音,走的很遠了,左離還是忍不住抿嘴笑了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09章 小懲大誡

6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