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9章 反間計

第2599章 反間計

男人將扇子在左手手掌上拍了幾下,似乎在思索,他俯身,對著林大帥說了幾句話,好像在商量什麼似的。

林大帥立刻點頭,說道:「好,好,你們讀書人就是不一樣,就聽你的!」說著林大帥端起一碗酒,對著男人說道:「來,顧兄弟,這酒我敬你。先干為敬。」說著林大帥一口氣喝完了一碗酒。

這個姓顧的男人也端起酒碗,喝光了裡面的酒。

――

不知名的村莊前,左離看著秦蕭在一旁喂馬,剛剛那一陣顛簸不禁讓她有點想吐,也讓馬累的不行,左離靠在樹上,全身都是汗。

「你為什麼要躲著濰新?他不是來找你的嗎?」左離不解的問一旁的秦蕭,濰新應該是來找秦蕭的,可是秦蕭為什麼要躲著他呢?!

秦蕭伸手摸了摸駿馬的鬃毛,順手拔起幾棵草放在馬的嘴邊,他笑了笑,沒有說話。

惠新也早就趕到了這裡,他翹著二郎腿靠在樹枝椏上,一邊聽著底下的動靜,一邊看著遠處。

這裡離剛剛的村子大概十幾里遠,濰新應該不會找過來了。

秦蕭這招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只可惜左離還是看不清楚。惠新輕笑一聲,跳下了樹枝,伸手拍在秦蕭背上,笑著說道:「大兄弟,你真是任重而道遠啊。」說著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秦蕭瞪了惠新一眼,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正當三個人休息的時候,不遠處又過來一隊軍隊,不過看上去不像是濰新,也不想秦蕭手下的兵,他們的衣服是那種很深的黑色,看上去就一股邪氣。

「快走,被他們纏上就糟了。」秦蕭臉上微變,拉著馬就準備離開。

這才剛剛休息片刻,又要開始逃命了,左離還真是有點吃不消。她坐在秦蕭前面,疑惑的問道:「他們不是你的兵,我們還跑什麼?!」

惠新見狀也立刻往前走去,他的速度比馬快多了一眨眼就不見了。

「你不知道,那樣的軍裝只有林峰的軍隊有,他可不是什麼好東西,雁過拔毛的人,要是被他抓到我,問題就大了。」說著秦蕭不禁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奇怪的是那些軍隊好像有什麼急事似的,一直往和他們相反的方向跑著,一轉眼就不見了。

而那個方向,正是柳城的方向……

聽著他們的馬蹄聲漸漸遠了,秦蕭望著他們消失的身影,不禁有些疑惑,他們去那裡做什麼?!每次這黑虎軍出現,都沒有什麼好事!

這些人燒殺搶掠無所不做,旁邊的百姓早就躲得遠遠的,一看見他們就立刻逃離,秦蕭也素來不喜歡這些人。

「他們是不是有急事?」左離看著漸漸消失的那一抹黑色,疑惑的問道。

「有事也不是什麼好事,走吧。」秦蕭嗤笑一聲,策馬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去了。他現在也在躲避軍隊,還是不要管這些事情為好,以免被濰新發現了他的蹤跡。

轉眼間,他們走的更遠了,連那一抹黑色也不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99章 反間計

6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