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2章 反水

第2602章 反水

顧老爺子看了看上面簡單的話,沒有說話。

旁邊的張大頭冷笑著說道:「你真當我們是小孩子那麼好騙啊,一張破紙就想騙我們,這東西你不是要多少就有多少嗎,反正你每天和大帥在一起,偽造一個也不難吧!」張大頭不屑的說道。

濰新無奈,只得說道:「這信是管家給我的,不信你可以問他!」他現在真是有理也說不清了。

濰新這句話正好如了張大頭的意,他立刻說道:「好,我們就叫管家來對一對,來,管家呢?!」張大頭在大廳里找了起來。

站在角落裡的管家聽見有人叫他,立刻上前,低聲說道:「我就是管家。」他看了一眼地上的濰新,面上沒有什麼表情。

濰新卻是看著他,希望他能說出事情的來龍去脈。

「濰新說信是你給他的,是不是?」張大頭開口,大聲詢問道。他的嗓門極大,這麼一聲半個大廳都能聽見。

管家看了看地上的濰新,立刻跪了下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小的不知道這件事情啊,那天大帥和濰新將軍出去找左小姐,晚上就濰新將軍一個人回來,小的放心不下,問了將軍的行蹤。

濰新將軍罵我不知道身份,掏出這封信,說是大帥留下的,我哪裡敢說什麼,這麼多天也一直不敢說出來,我該死,我對不起大帥啊……」平日里管家總是那麼一副忠心耿耿的樣子,現在反而變得翻臉不認人了。

濰新這下子真是有理也說不清了,他氣的看著管家,大聲說道:「我看你真的是該死,你到底安的什麼心,非要污衊我?!」濰新看著顧老爺子,說不出話來。

他原本也想直接將這件事情遮掩過去,等秦蕭回來就好了,可是還是被發現了。

旁邊的人一聽見管家的話,都把矛頭指向了濰新,畢竟秦蕭一天不出面,濰新就一天都弒主的嫌疑。

張大頭也沒有放過這個機會,拚命的攻擊濰新:「我就說嘛,大帥肯定是被你在深山裡害了,要不然你能這麼淡定的在這裡?!一命償一命,你自盡給大帥償命吧!」張大頭小人得志,笑著說道。

旁邊的人跟著起鬨。只有顧老爺子沒有說話,他眉頭緊緊的皺著,看著手裡的紙。

大家其實也在等著他說話。畢竟論資歷,他是最老的,也是最有資格的。

就在大家都以為要殺了濰新的時候,顧老爺子突然伸手,將濰新攙扶了起來,他看著濰新,一雙眼睛盯著濰新的,威嚴的聲音響徹大廳:「濰新,你是個忠心的人,絕不會做這些上不得檯面的事情!我相信你。」說著顧老爺子將手裡的信紙揚了揚,說道:「這上面的確是大帥的字跡,老朽寫了三十年的書法,這點東西還是看得出來的,這和以前大帥寫的字跡一模一樣,即使是模仿的再像,也不可能這樣。」

顧老爺子這話一出,大家都不說話了,看著濰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02章 反水

6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