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7章 信

第2627章 信

這迷魂香是江湖上慣用的手段,很多擄人的都會選擇用這種香,所以也找不到什麼線索。

只是惠新總覺得這房間里還有另外一股味道,他有些熟悉,但又說不出來是什麼。

秦蕭也很焦急,他問惠新:「你是不是看出什麼了?」他知道惠新總是能知道旁人不知道的事情。

惠新看著空蕩蕩的床鋪,止不住的出神,他突然看見地上有一個黑色的流蘇,他立刻走過去,撿起來看了一眼。

這上面的味道和之前惠新聞到的一樣,也很董廷身上的一樣……惠新立刻就明白了。

「是林峰!左離是被他們抓走了!」惠新將手裡的流蘇緊緊的抓著,恨不得捏碎了它。

秦蕭聽見惠新的話,也沉默了,除了他們,也不會有別人做這樣的事情了。而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難道就是那幾百個被秦蕭殺了的兵?!這麼做似乎太興師動眾了吧!

「我去要人!」秦蕭轉身就往外面走去,一切牽扯到左離的事情,他都會變得非常激動,他眼看著就外面走了過去。

惠新卻伸手攔住了他,苦口婆心的勸誡道:「不可以,你這樣貿然過去很有可能打草驚蛇,我們先等著,看看他們到底要什麼,然後再決定怎麼做。」惠新雖然也很著急,但還是很清醒的。

聽見惠新這麼說,秦蕭也無奈的回來了,他知道林峰這種人在被逼急了的情況下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還是惠新的辦法好。

剩下的時間秦蕭一直守在房間里,等待著消息,惠新也坐在桌子旁邊,一起等待著。

既然他們綁架了左離,那就是有所求,也就是說他們一定會過來,只不過早晚罷了。

天色漸漸亮了,秦蕭和慧新兩個人一夜未睡,一直坐在桌子旁邊,等待著對方送過來消息。

果然,早上八點鐘左右,終於來了消息,一個綁著紙條的箭直直的射到門口的柱子上,一個黑色的身影一閃而過,很快就消失了。

「誰?」秦蕭追了出去,可是一轉眼就沒有了人,他們也只能回去,拔下箭,打開了那封信。

信上的消息很簡單,上面只有一句話……想救人,一個人來城外樹林,等價交換。

秦蕭看了一眼惠新,他的心裡已經有了決定,反正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不過是演戲罷了。

「我去。」秦蕭看著惠新,堅定的說道。他昨天晚上沒能陪伴在左離身邊,現在他一定要親自把左離救回來!

惠新對這件事情沒有什麼意見,他點點頭,但同時也很擔憂:「萬一這是一個圈套怎麼辦,你不能受傷的……」秦蕭手下的軍隊全靠他一個人撐著,所以秦蕭絕對不能有任何事情!

「不管怎麼樣,我都要去救她!」秦蕭堅定的說道。他的口氣不容置疑。自古美人和江山不能兩全,所以秦蕭也難免遇到這樣的時候。

惠新也看出了秦蕭的心思,他心中一動,突然想出了一個主意道:「我有一個辦法,也許我們可以試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27章 信

6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