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玉鐲

第264章 玉鐲

池司爵臉色一變,迅速的收回手。

紅光的來源,是蘇悠悠手上的玉鐲。

睡夢中的蘇悠悠,突然感到手腕上傳來的灼熱,不由皺了皺秀眉,閉著眼睛翻了個身。

池司爵頓時不敢再靠近,退後了幾步,蘇悠悠手腕上玉鐲的紅光才消失。

蘇悠悠的呼吸這才再次平穩下來。

黑暗中池司爵的臉色頓時陰沉到了極點!

該死!

蘇悠悠這小東西,怎麼突然帶上這個玉鐲睡覺了?

有這個玉鐲在,他一碰她,她就會醒過來!

難懂她是意識到了昨晚他來過,所以為了防著他,才特地戴上了玉鐲?

這個念頭讓池司爵的臉色更加陰沉。

他媽的!

池司爵無聲的大罵了一聲,轉身躍出了窗戶。

池司爵離開的太急,根本都沒有注意到,隨著他的轉身,黑暗之中,蘇悠悠手上的玉鐲,突然又閃過一絲詭異的紅光,轉眼即逝……

……

鬱金香別墅外。

遲浩正趴在副駕駛位上準備小眯一會,突然聽見身後砰的一聲!

他驚醒過來,轉頭就看見池司爵臉色陰沉的坐在後座上。

「池少。」他無比吃驚,「您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手錶。

才十分鐘。

不對啊,池少的實力,不應該那麼快啊……

「回公司。」池司爵臉色冷的幾乎要凝霜,「讓各個部門回來加班!」

他現在的狀態,根本不可能休息。

既然他不能休息,就讓所有人都陪著她不休息吧!

遲浩聽了,卻是傻眼了。

什麼?

又要加班?

遲浩簡直欲哭無淚,但他也不敢反抗,還是只能讓司機開車。

……

第二天。

鐘太太和鍾先生一大早就去上班了,蘇悠悠在房間里給那個布娃娃又讀了一會書,門鈴就響了。

她跑下樓打開門,就看見南若白站在門口。

今天南若白穿了一條亞麻色的休閑長褲和一件松垮的針織毛衣,整個人看起來就看向漫畫里走出來的人一樣俊美。

「悠悠。」南若白溫和的笑笑,舉起手裡的盒子,「我買了蛋糕,一起吃吧。」

「謝謝你阿寒。」蘇悠悠也忍不住笑了。

雖然長大后的阿寒給她很陌生的感覺,但不得不說南若白本身就是一個很讓人舒服的人,相處起來完全不會像和池司爵在一起一樣膽戰心驚。

兩人一起走進餐廳,蘇悠悠正準備切一下蛋糕,可突然——

咯吱咯吱。

她聽見頭頂的天花板突然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

蘇悠悠的臉色頓時一白,緊張的抬頭看向樓上。

「怎麼了?」南若白奇怪的看著她。

「阿寒。」她的聲音微微顫抖,「你剛才有沒有聽見一個聲音?天花板上傳來的。」

「聽見了啊,應該是樓上的腳步聲吧。」南若白沒覺得有什麼問題,「你不是說你在做家教么?是你教的那個孩子在樓上走路吧。」

蘇悠悠的臉色更白。

果然,她也覺得剛才的聲音像腳步聲。

可是,樓上只有一個娃娃,根本一個人都沒有,哪裡來的腳步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4章 玉鐲

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