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6章 燒魂

第2666章 燒魂

這一聲娘子交的左離面紅耳赤的,她低著頭,有些害羞的推了一下秦蕭:「你亂說什麼,討厭。」

看見左離的反應,秦蕭臉上的笑意更濃了:「我們已經拜堂成親,你不就是我的娘子嗎。娘子,來,喚我一聲相公。」秦蕭又靠近了幾分,酒氣吹到左離的臉上,把她的臉染的更紅了。

見左離半晌不說話,秦蕭又湊近了一點,笑著說道:「怎麼了娘子,你是不是不好意思了。來,喚我一聲相公。」秦蕭看著左離,眼睛里滿是笑意。

左離終於撐不住了,低聲呢喃了一句:「相公。」

她的臉早就紅成了猴屁股,還有些發燙。

秦蕭應了一聲,直接吻住了左離的唇,兩人朝著身後的床倒了下去。

一室春光。

第二天左離起的很晚,她一睜開眼睛就看見秦蕭在看著她,秦蕭的眼眶裡還有鮮紅的血絲,看來是一夜未睡。

「好生生的看我做什麼。」左離有些害羞的扯過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臉。今天是最後一天,惠新已經全都準備好了。

秦蕭笑了,宿醉后的聲音有些嘶啞:「我想多看看你。」畢竟以後就看不見了。

左離起身,掀開了被子,穿好衣服之後就朝著外面走去:「那你也看夠了,我該走了。」左離知道,她的心軟了,不能久留。

她快步走出了房間,很快就到了惠新的放門口。

惠新已經準備好了一切,只等著左離過來了。他希望左離來,但是又希望左離不來。

「準備好了嗎?」左離看著惠新,一字一頓的問道。

惠新點點頭,示意左離走進來。

秦蕭也匆忙穿好了衣服,趕了過來,他還是安靜的站在一邊,沒有打擾左離。

到了房間里,惠新遞給了左離一杯茶水,讓她躺在床上:「這是一杯毒藥,你喝了之後我會抽出你的魂魄,然後用三味真火燒,十分痛苦,你做好準備了嗎?」

回答惠新的是左離的一飲而盡,她看也不看秦蕭一眼,就躺在了床上。

秦蕭守在床邊,一直盯著左離的眼睛看,他想要將左離的臉記在心裡,永遠也不要忘記!

那十幾分鐘是秦蕭一生中最漫長的十幾分鐘,眼看著左離的臉色一點點變得蒼白,然後痛苦的吐出黑色的血液,最後一點點恢復平靜,完全不動了。

秦蕭覺得自己的心也跟著左離一起走了。

接下來就是惠新的時間,他拿了一個金黃色漏斗一樣的東西,在左離的頭正上方敲了幾下,那個東西發出清脆的聲響,一絲紅色的東西從左離的人中飄了出來,很快就被吸進了那個東西裡面,惠新又敲了一下,一股黑色的有些混濁的氣體也飄了出來,裡面還夾雜著一些紅色氣體。

惠新最後敲了一下,確定沒有其他殘留才收了手,將那個金黃色的東西用一個蓋子蓋住了。

那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不停的撞擊一樣,不時發出清脆的聲響。

秦蕭的眼眶紅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66章 燒魂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