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9章 池忘番外

第2669章 池忘番外

黑夜,寂靜。

浮雕燙金龍鳳的紅燭燃燒著,靈堂中中央擺放著一口棺材,黑漆漆的如同一個明顯的陷阱,厚厚的描金棺蓋死死的蓋在棺材上,陰冷的風一陣陣的穿過敞開的堂門,在房間中四處遊盪。

嗒!

嗒嗒!

突然一陣有規律的敲響聲,從棺材中傳來,似乎有東西在棺材里,欲要破棺而出。

隨著一聲比一聲劇烈的碰撞聲,棺蓋被推開,一隻白皙的手臂從棺材中伸了出來,在昏暗的環境下發著瑩瑩的光,接著是修長有力的腿,身體,慢慢的整個人都從棺材中站了起來。

順滑的長發隨意的披散在背上,鋪陳在祖母綠的駕鶴南飛的直綴上,身形修長,膚色如同白雪一般,眉眼中充斥了淡然漠視,彷彿世間萬物皆為塵土,瞧不上眼。

此人正是池忘,池氏集團的唯一繼承人。

池忘環視了四周的環境,發現這是個布置詭異的靈堂,他不知道這一次這一個夢會給他怎樣的預示。

他從小就知道自己與別人的不同,他是個鬼子。

他的母親是人類,而父親卻是個形同於人類的殭屍,但是少有人知道這件事,因為除了有一定的靈力,膚色異於常人之外,他們跟普通人並沒有兩樣。

而他從小到大的每一次的夢境都是對未來發生的事的一個預告或者警告,如果他能巧妙破解夢境給他的提示,哪么他對於未來的走向便了如指掌,而從小到大他便靠著這個能力躲過了一次次的危險。

那麼,這一次又會是什麼呢?

紅色的燭光染上了綠色,愈加陰冷的寒風吹得靈堂中懸挂的白綾左右搖擺,陰森的恍如一個個扭曲的鬼魅。

突然——

一支鋒利的利劍橫空射出,在霎那間劃破了詭異暗黑的氣氛。

冷厲的刺入,毫不留情。

池忘一驚回眸,想要錯開利劍的軌跡,可是這時發現身體突然變得僵硬無比,連回頭都做不到。

利劍準確無比的刺穿了他的胸膛,定在了漆黑的棺材上,泛著凌厲的劍身上沾滿了鮮血,銀制的劍柄,仍然獨自危險地顫動著。

池忘悶哼一聲,低頭看向胸口綻放的血花,嘴唇緊緊地抿在一起,原本雪白的臉色變得有些死灰。

他不會死!

這只是他的夢!

他的超能力帶給他的副作用就是在夢裡所遭遇的一切,包括疼痛都是真實的,就像他現在一樣。

利劍刺穿心肺的感覺極其痛苦!

但他知道,事情絕對不會那麼輕易就結束了。

果然,遠處突然傳來了一陣微小的腳步聲,池忘扭動身體發現身體的主動權又回到了他的手上,他支撐不住的倒在地上,口中咳出的鮮血落在地板上,如同在地上嬌艷盛開的玫瑰。

他側耳傾聽腳步聲,發現越來越近了,一步一步。

「這位公子,你怎麼了?」

伴隨著一聲驚呼,一雙用金線綉著鴛鴦戲水的紅鞋落入了他的眼帘。池忘抬頭看上去,接觸到的就是一雙清澈如水的眼眸,充滿擔憂的瞧著他。

是個女孩!

她是誰呢?

如果利劍象徵危險死亡,那麼她存在的意義對於他來說又是什麼呢?

他想仔細的端詳面前女子的模樣,但是就在這時突然一陣猛烈的眩暈感,讓他的視線變得越來越模糊,他只能感受到女孩輕輕抱住了他,焦急的呼喚著。

可是他卻不能給她一絲回應,他感到自己正在慢慢脫離這個夢境,他用盡全力,咬牙說道:「你叫什麼名字,快告訴我!」

「小女子名為林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69章 池忘番外

6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