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4章 大概只有死路一條

第2714章 大概只有死路一條

但是該怎麼說呢?

男人下驅邪咒的目的就是為了不讓自己貪圖他的寶物,但是他就是為了寶物啊。

魄靈還沒有想要該怎麼說,池忘的已經慢慢走到了魄靈,雙手升起了兩團紅色的靈力,臉色極其難看,眉頭緊緊擰在一起,怒喝道:「你,為什麼要破壞我的驅邪咒?」

「我我……我是為了得到你的那個寶物,為了為了吃……吃了它…….才會破壞了您的驅邪咒,您饒了我吧,我下次下次再也不敢了……」

魄靈隨著池忘的走近,他身上升起的暴虐又磅礴的靈力,壓著魄靈渾身發疼,只能跪在地上懇求著。

「寶物?」池忘聽完他的話突然停下了腳步,腦袋一閃,瞬間連手上的靈力一併身上壓迫性的氣場都收了回去,然後用手指了指那邊,傀還在因為池忘把抑靈鏡拿走原地跺腳,說道:「是它嗎?」

「是……是的,我只是看錯眼了,您就放了我吧。」魄靈慌忙解釋道。

「好啦,沒事了,給你了。」池忘一個召喚,就把還在憤怒的傀拉到了面前,因為傀的身材很小,所以池忘一個手就把它拿住了,傀在池忘的手上劇烈的掙扎,但是因為牽絆的原因,傀的能力被限制根本掙脫不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落到了魄靈的面前,跟他兩目相對。

傀看著一臉呆愣的魄靈:「.……」

魄靈看著對他呲牙咧嘴的傀:「……」

池忘已經慢慢抱著抑靈鏡打算從窗戶進去,看著下面兩個呆愣住的不明生物,輕輕抿了抿嘴,說道:「最後一個問題,這個抑靈鏡你從哪裡得到的?」

魄靈說道:「撿的,從一個廢棄的工廠里,就在最最南邊的一個荒廢的工廠里。」

「最最南邊?」池忘有些不耐煩的揉了揉腦袋說道:「這可真麻煩啊。」

說罷,給傀了打了一個手勢,便徑直的離開了,從窗戶跳了進去。

「嘿嘿嘿。」傀得到了自己解決的命令,眼睛瞬間的變得通紅,嘴裡發出陰沉的笑聲。

魄靈看著面前變得極其可怕的傀,從手裡劃出了一團靈力打向它,卻被它猛地張大嘴整個吞了下去,並且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舔嘴角,愉悅的笑出聲。

「咯咯咯咯。」

伴著越來越尖利的聲音,傀的眼睛變得越來越紅,它看著在他面前苦命掙扎的魄靈,露出了一個惡劣的微笑。

魄靈一邊打出一個個靈球,一邊掙扎著後退。

但是靈球每個都被傀躲了過去,或者整個吞了下去,根本沒有起任何作用,魄靈到現在才知道他面對的是個什麼怪物,就算是十個他也不是傀的隊手,更別提他還想抓住傀用來威脅的那個男人,更加的深不可測。

他真是太愚蠢了!

但是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犯錯是不能得到原諒的,何況他是犯了輕敵的致命錯誤。

所以他只有一條路。

死!

隨著魄靈打出最後一個靈球,傀像是跟自己的獵物玩耍夠了似的,瞬間挪移到魄靈的前面,伸出了黑黝黝的爪子,運出一個泛著紫光的靈球塞進了魄靈因為驚恐張大的嘴裡,魄靈看著被送進肚子里的靈球,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疼痛,他瞳孔放大,想要痛呼,但是卻連一聲都沒有叫出來,身體就碎成了粉末。

只有一顆紫色的靈球漂浮到傀的面前,裡面悠悠的浮動著星星點點的靈力,傀在抓起靈球時,靈球慢慢和傀的身體融合到了一起,傀感受到身體充沛的靈力,通紅的眼睛要流出血似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14章 大概只有死路一條

6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