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8章 我的銀鐲是不是你拿走了

第2738章 我的銀鐲是不是你拿走了

裝修精緻的房間里,自從林小可問出問題后就陷入了一片寂靜,兩個人誰也沒有發出一絲聲音,林小可看著站在前面的玄秀,他手指一直在輕輕的摩挲著畫面中的那個女子,也就是西王母,他面色極其的蒼白穿著顏色極艷麗的斗篷,即使眉眼精緻不似凡人,但是身上卻有一股不可忽視的死氣,總感覺面前這個男人對於活著這件事很排斥,下一秒就有可能如同畫中的人一樣駕鶴西去。

突然男人轉過身,眼神溫潤又帶著絲絲的空洞看著林小可,輕聲重複道:「我恨西王母?」

林小可覺得這個問題男人並不是問她的,而是在問他自己,在問他自己的內心,便沒有吭聲,平靜的看著他。

「是啊,我恨她。」男人眼神渙散像是陷入了回憶中,半響突然勾起嘴角笑了出來,又把頭轉了回頭,像是要透過牆上的畫看著真正的西王母似的,輕輕說道:「我怎麼會不恨她呢?我恨她不顧我的感受,強制我遠離戰爭,眼睜睜地看著她和兄弟姐妹在戰爭中一次次倒在血泊中卻無能為力,我恨她不顧我的意志,對我愛的女人見死不救,讓我最愛的女人的身體在我面前一點點的冰涼,無論我給她輸送多少靈力,她都再也不會睜開眼,叫我的名字,我恨她打散了我愛人的七魂六魄,導致她的每一次的輪迴壽命都不超過25歲,讓我每一次都要見證她的死亡,」

玄秀放到牆上的手說到最後,已經緊緊的握成了拳,斗篷順著手臂的幅度滑了下來,露出了玄秀纖細的手腕,白皙的手臂上青筋微微跳動著,像是在壓抑著什麼,林小可看著這樣的玄秀不知怎地,心裡突然有一絲悲涼,但是她還是一聲不吭的站在身後。

玄秀眉頭緊緊皺在一起,轉過身看著林小可,看到她臉上有一絲傷感,嗤笑出聲,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知道那種滋味嗎?那種就好像是要把心硬生生的從胸口中掏出來,然後被狠狠的扔到地上的滋味,你明白我尋找了幾百年都找不齊全七魂六魄,眼睜睜看著最愛的人在懷裡死去的感覺嗎?你知道那種撕心裂肺有無能為力的滋味嗎?」

剛剛說完,玄秀像是回憶到了過去那些痛苦的回憶,咳嗽再一次的犯了,身體止不住的顫抖,最後像是只撐不住身體的重量了似的,慢慢的滑落在了地上,而玄秀也似乎並不在意自己神祗的身份,就直接坐在地上,眼神空洞又絕望,連微微的星光都看不到,眼睛中黑沉沉看著前面,嘴裡低語呢喃道:「你根本就沒有經歷過這種痛苦,又怎麼會知道這種滋味呢?」

「是啊,我確實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也更加不懂你的感受。」林小可慢慢走近玄秀,眼睛看著坐在地上的玄秀,眉頭緊皺,總覺得玄秀剛才講的故事似乎有點問題,她總覺得邏輯上很違和的感覺。

林小可一隻手握著冰涼的手腕,冷靜的問道:「但是,你不覺得你講的事情邏輯是有問題的嗎?」

因為林小可沒有穿鞋,玄秀很清楚就可以看到面前白皙瘦小的腳,她抬起頭看著林小可,問道:「問題?」

「是啊,邏輯又很明顯的問題,但是更明顯的是你並沒有發現。」林小可低頭看著玄秀一臉的困惑,突然話鋒一轉,舉起空蕩蕩的手腕說道:「原本我手上的一個銀色的鐲子是不是被你拿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38章 我的銀鐲是不是你拿走了

6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