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1章 西王母的思念

第2751章 西王母的思念

但是玄秀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鶴覓流失了將近一半的血液,才催發了血咒的進行,感受著身體中湧進的純粹的靈力,玄秀再次慢慢陷入了昏迷中。

他養建木樹養了幾百年他當然知道建木一百年長一顆建木果,吃了以後就算是神祗修為也可以大幅度的增強,但是玄秀一直都知道鶴覓之所以讓他吃建木果,是為了養他身體里缺少的靈力。

他還知道鶴覓每次只要睡覺前都會來這個地方,站在建木下面看著在黑夜中發著瑩瑩白光的建木,一看就是一晚上。

他好像什麼都知道,又好像什麼都沒有明白。

母親到底跟鶴覓說了什麼,鶴覓才會不惜用血養他的靈?

玄秀選入了沉沉的睡夢中,就像是陷入了無盡的深海中,粘稠冰涼的海水包圍他的身體,緩緩地向下沉,像是要沉入深海的最深處

海水的幾乎沒有的波動,玄秀無從感知,一片冰冷的黑暗之中,彷彿擁有的一切都即將遠去。

就在一片寂靜中,突然遠處出現了一抹銀白色的星碎,在黑暗的海水中慢慢波光匯聚,在深海之底越聚越攏,慢慢包裹了玄秀的整個身體,玄秀伸手想要觸摸這些銀白色的光斑,卻沒有任何感覺,這些銀白色的光斑像是十分親熱他,緊緊的將他包裹,玄秀只覺得腦子一陣莫名的眩暈,便感受到身邊被寂冷的海水包圍的窒息冰冷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是溫暖和煦的柔和,就像是回到了在久遠的記憶中那被母親抱在懷裡的溫柔。

玄秀睜開眼睛,刺眼的白光從頭頂照射下來,巨大的光線差距讓玄秀的眼睛深深刺痛著,但是他卻不舍的閉上眼睛,因為他看到自己面前站著一個女人,一個他愛不得恨不得的女人——西王母。

玄秀目不轉睛的看著西王母,她依舊穿著她最愛的黃底紅紋的華服,寬大的衣擺上用金絲綉著精緻的鳳凰展翅,三千青絲用一支雕刻鳳凰的金釵盤起來,兩邊各插著兩支支掐金絲鏤空鳳凰釵,每隻鳳凰嘴裡銜著一串銀白色的珍珠,肌膚白皙,嘴唇塗抹著紅色的口脂,一雙鳳眼直直的看向玄秀,微微上挑的眉眼襯著稜角分明的臉龐顯得格外強勢,,但是現在眼睛中溢著滿滿的溫柔慈和。

玄秀的嘴巴張張合合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只能痴痴的看著面前這已經消失幾百年的母親,害怕下一秒她就會消失。

西王母,不,西王母的一抹靈知看到玄秀看著她,便邁著優雅的步子緩緩走到了玄秀的面前,伸出手輕輕地在玄秀的肩膀上拍了拍,溫柔的說道:「玄秀,母親等了你很久很久。」

「母親,我……」

玄秀紅了眼圈,他從寬大的袖子里伸出手,想要觸碰西王母放在他肩膀的手指,卻在即將碰到時,又放了下來把手緊緊蜷進手心,無數聲抱歉和久等在喉頭間輪番哽咽,可是話到了口邊,最終,卻變成完全沒有預兆的,另外一句:「母親,我真的很想念您!」

西王母眼神一頓,經歷過無數生離死別,痛苦難過的神祗,即使在見識身邊親密的神祗一個個在戰爭中相繼泯滅於世間,也沒有留下一滴眼淚的鐵血領袖,終於還是在疼愛的小兒子的一句思念里,悄悄紅了眼眶,她微微抬起頭看向一臉忍耐的玄秀,拉住了他放在兩旁,緊緊握住的雙手,依舊溫柔的說道:「玄秀,母親也是十分想念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51章 西王母的思念

6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