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被綁了

第278章 被綁了

「誰!」蘇悠悠立刻掙紮起來,可眼前一片漆黑,她什麼都看不見。

對方很快將扣住她,她感覺到自己被強行拽上了一輛車,車子很快發動。

蘇悠悠坐在車上,頭還是被黑布蒙著,身體微微發抖。

她這是被綁架了?

誰?

是池司爵的仇人?還是蘇家人?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這些綁架她的人,似乎並沒有敵意的樣子,甚至剛才推她上車的時候,都特別的小心翼翼,好像生怕碰到她一樣。

有人綁架會這樣的么?

蘇悠悠心裡很奇怪,只能試探著開口:「請問……你們是不是找錯人了?」

車廂里一片死寂,根本沒有人回應。

很快,車子停下,蘇悠悠又被推著下了車。蒙著眼睛,她也不知道被帶到了哪裡,只感覺自己好像走上了一個樓梯,走進一個房間,然後就她被推了一下,人就跌倒了一個柔軟的床上。

她掙扎的從床上坐起來,可這時,她突然覺得臉上一冷。

她不由自主打了個哆嗦,就感到臉上的那股冷意緩緩的勾勒她臉上的線條,好像是一隻手在撫摸她的臉。

感覺到那手指上冰冷的溫度,蘇悠悠突然一怔。

等等,這個熟悉的感覺,怎麼好像是……

她整個人突然不哆嗦了,只是臉色整個都愣了下來,面無表情的開口:「池司爵,你鬧夠沒有。」

從他碰她的剎那,她就確定了,對方是池司爵。

雖然眼睛看不見,但他身上的氣息,卻熟悉到讓她沒有懷疑。

但她不明白……

他不是已經讓她走了么,為什麼又要抓她回來?

聽見蘇悠悠認出了自己,池司爵也不吃驚。

他也沒有要回答她的意思,只是冷笑一聲,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狠狠吻住她!

蘇悠悠氣得咬住他,咬的他都出了血,可他都不管不顧,只是繼續。

殭屍的血是冷的,冰冷血腥的氣息在兩個人的唇齒之間充斥。

不僅如此,池司爵的手也不停,可當他剛碰到蘇悠悠的肩膀,蘇悠悠就突然倒抽一口冷氣,疼的小臉皺做一團。

池司爵驀地頓住動作,低頭,就看見蘇悠悠白皙的肩膀上,左右都是一大團青紫的痕迹,觸目驚心。

剎那間,池司爵覺得自己心裡狠狠一籌。

「蘇悠悠。」他咬牙切齒的開口,「這是怎麼回事?你在呢么受傷了?」

蘇悠悠知道,池司爵說的是她在鍾家撞門時候的傷口。

但她根本不想回答,於是倔強的咬著唇。

見她這樣池司爵的火氣騰地就起來了,捏住她的下巴,「蘇悠悠,回答我!」

「我們已經沒有關係了!你管我幹嘛!」蘇悠悠也被熱火了,反抗。

「沒關係?」池司爵怒極反笑,手上愈發用力,「蘇悠悠,你別忘了,你還是我的妻子!」

還是他的妻子?

呵。

離婚也只是時間問題了吧。

蘇悠悠不想和他爭辯,索性別開臉。

見她還是不肯解釋肩膀上的傷口,池司爵的火氣愈發旺盛!

好一個蘇悠悠!

離開他的時候那麼囂張,但沒過幾天,就把自己搞成這個德行?

這小東西,就是欠教訓!

「啊,池司爵你幹嘛!」蘇悠悠突然感到自己被壓住,脫口驚呼,但下一秒,她所有的話語都被池司爵用唇霸道的吞下。

佔有鋪天蓋地而來,落在她身上的每一寸,將她徹底吞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8章 被綁了

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