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2章 同床異夢,各懷鬼胎。

第2782章 同床異夢,各懷鬼胎。

想到自己竟然讓年幼的弟弟在家裡受到如此的對待,許父心裡一沉,咬牙說道:「好,你說吧。」

聽到許父終於答應了,許淞臉上第一次露出了發自內心的微笑。

等到許父和許淞交談完整個事情,相繼離開了客廳,許念蓓推著許淞的輪椅一步步的向著書房的方向走去,看著許淞依舊掛在臉上的微笑,許念蓓終於忍不住的問道:「小叔叔,你剛才跟許……父親說的是真的嗎?你的母親難道真的在你小時候這個殘忍的對待你嗎?」

許淞聽到這個問題,有些驚訝,便側過頭看了看許念蓓,發現在她眼裡竟然全是動容和心疼,他低下頭笑了笑,低聲說道:「當然,是假的了!」

「什麼?那……」許念蓓有些驚訝的看著許淞,心裡竟然有些發寒,渾身的血液都像凍結了一樣。

許淞看了看手中的文件,輕聲說道:「是啊,是我編的啊,我母親確確實實是個完全的善良人,別說是跟我說搶奪財產,她或許這一生連想都沒想過吧,她在我耳邊一直念叨的是敬愛兄長,尊敬父母這些如同三字經一樣讓人昏睡的話。」

許淞的母親已經死了很多年了,她是大家的小姐,跟池母很相似,是個溫柔善良的女人,但是兩個人的命運卻是完全不同的,許母愛上了心中已經被人佔據的男人,而池母卻愛上了心中只有她的男人,許母一生都活在許父母親的陰影下,但是她仍然心甘情願的為她心愛的男人生兒育女,她的心被她愛的男人佔據,所以對於自己的兒子許淞卻是嚴重的疏忽了。

許淞沒有被母親的善良溫柔感化到,反而全部吸收了母親的負面情緒,偏激,固執,陰鬱。

「那小叔叔你的那個計劃,確定父親會幫你嗎?」許念蓓小心的問道。

「他會幫我的,因為我的故事已經完完全全把他的愧疚心提了起來,我的這個只是一個小小的請求,你父親怎麼可能拒絕我呢?他恨不得把他的所有都用來彌補我了才好。」

許淞笑了笑,眼神卻異常冰冷,輕聲說道:「你父親就跟我母親一樣,善良的甚至到了可憐的地步。」

許念蓓看著許淞的笑容,心裡的寒冰更加的蔓延,她第一次知道了原來一個人的手段已經到了連自己已故的母親都要利用的地步,也進一步的知道了她面前的這個男人是多麼的精明和揣摩人心的本事有多高超,他早就知道許父不會輕易同意他自己的計劃,所以從一開始他的計劃就只是想把許父的心也吊起來,在用自己編造的悲慘故事來感化許父,許父一直都是一個對親人拋內心的男人,聽到許淞的話一定對於他愧疚難當,那樣再說出自己的計劃,許父定然不會反對,反而對於這個計劃一定非常用心的安排。

那許淞會不會在她沒有用處的時候,也會毫不猶豫的欺騙她呢,甚至放棄她?

她是不是要做一手保底的手段呢?

許淞並不知道許念蓓的想法,他的腦子裡全是池家徹底覆滅的臆想,只要一想到可以為他的腿報仇,他現在恨不得都馬上試試自己的計劃,但是他也知道,要想帶釣大魚,一定要用心才可以,隨意的實施自己的計劃,只會重蹈多年前的覆轍,更會暴露了自己最終的目的。

兩個人一個推著輪椅,一個坐在輪椅上,卻想著完全不同的事情。

不過是同床異夢,各懷鬼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82章 同床異夢,各懷鬼胎。

6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