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你只是一個試驗品

第282章 你只是一個試驗品

丟下曾小琴后,蘇悠悠一路走到跨海大橋旁邊,才突然止住腳步,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城堡。

城堡還是跟記憶中一樣巍峨,可卻已經和她沒有關係了。

現在住在城堡里的,是另一個女人。

雖然剛才在曾小琴面前表現的很不在意,可其實在她心裡頭的某一處,好像有小貓在撓一樣,十分的不舒服。

曾小琴……和池司爵真的住在一起了么?

曾小琴是住在她曾經住過的房間里么?是躺在她曾經睡過的床上么?也是在那裡,和池司爵……做那些事么?

不知為何,她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想到那個畫面,胸腔之中突然覺得很難呼吸。

為什麼……

她明明應該猜到的,池司爵需要一個八字純陰的女孩,無論是為了身體還是為了血。她走了,曾小琴取代自己也是最可能的事。

她明明應該早就猜的。甚至可以說,她最早的時候,還撮合曾小琴和池司爵,不就是想要這樣的結局么?

有了曾小琴在池司爵身邊,她蘇悠悠才是最安全的。

她自由了、安全了,曾小琴也到了池司爵身邊,這難道不是最好的結局么?

可為什麼……

她心裡頭,竟有一種……好像心痛一樣的感覺?

她捂住胸口,怔怔。

蘇悠悠,你到底怎麼了?

……

城堡,書房裡。

池司爵正在閱覽文件,突然聽見敲門聲。

「進來。」他開口,抬起頭,看見走進來端著咖啡的曾小琴,臉色頓時冷了下來,「你來幹什麼?」

「我……我看池少你那麼辛苦,想給你送一杯咖啡。」曾小琴怯生生道,將咖啡遞過來,臉色好像小白兔一樣無辜,眼睛里滿是楚楚可憐的味道。

「出去。」可池司爵根本都不看她一眼。

曾小琴臉色一白。

為什麼……

池少對她還是那麼冷漠,她原以為池少將蘇悠悠趕出去、還將她接到了城堡里,至少應該對她的態度有些改變,可不知為何,她只覺得他對自己更加冷漠了。

她咬了咬牙,徹底豁出去的一把抱住池司爵。

「池少。」曾小琴語氣哽咽,「你為什麼不願意正眼看我一眼,我難道真的比不上蘇悠悠么?你要知道,我比任何人都愛你,我——啊!」

曾小琴深情的告白還沒說完,突然一股大力傳來,她整個人重重的跌落到地上,胸腔之中都是血腥味。

池司爵依舊坐在座位上,居高臨下的,冷冷看著她,宛若睥睨眾生的帝王。

「曾小琴。」他的語氣之中透露出濃濃的厭惡,「從你搬進來那天起,我就已經說得很清楚,我需要你,只是要做一些實驗,我對你一點興趣都沒有。」

說實話,他真的很厭惡曾小琴這個女人,如果不是為了方便讓遲浩給曾小琴做實驗,他才不會同意讓她留在了城堡里。

從她進入城堡的第一天開始,他就跟她約法三章,不許出現在他面前。

可這個女人,竟然那麼不知天高地厚,還妄想接近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2章 你只是一個試驗品

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