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5章 靜觀其變

第2825章 靜觀其變

許念蓓看著盧敏生變得陰沉可怕的面容,就如同地府里索命的厲鬼,她心裡一駭,不由得退後了幾步,但是很快她便反應了過來,在這個時候盧敏生就算再可怕也不可能對她一個女人動手,便站定身形,說道:

「既然你都知道,為什麼還要把我抓到這裡來,你們想要對我怎麼樣?」

盧敏生聽的許念蓓的話,有看到她洋洋得意的模樣,心裡非常的鬱結,想到去世的暖兒,心裡更是疼的不可開交,暖兒那麼善良乖巧的女孩不在這個世界了,再也見不到這個世界的美好了,而本該為她贖罪的許念蓓卻沒有一點對她的感恩和愧疚,仍然趾高氣昂,咄咄逼人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這個世界怎麼可以這麼的不公平呢?

池忘看著盧敏生站在旁邊喘著粗氣,眼神通紅的看著許念蓓,便知道他一定是在想暖兒的事情,池忘知道盧敏生一直都想為暖兒報仇,可是現在這個時候並不是解決過去問題的時候,眼前有了一件迫在眉梢的事情正等著他解決。

池忘輕輕的用手拍了拍盧敏生的肩膀,看著盧敏生依舊仇恨的眼神,搖了搖頭,便一邊走向沙發坐下,一邊看著許念蓓說道:「許小姐,你這提著行李箱是要去了哪裡啊?」

許念蓓聽到池忘的問題,猛的一怔,片刻后她並沒有回答池忘的問題,只是憤怒的說道:「不管你的事,我許家大小姐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我沒用你們池家的錢,根本不關你的事,你管得著那麼多嗎?」

池忘聽到許念蓓的話,從裡面聽出了她的虛張聲勢和心虛,便知道許念蓓一定是知道些什麼事情,他並沒有再次逼問她,反而有重新提了一個問題,道:

「你說得對,你去哪裡確實不關我的事,我又不是警察管那麼多閑事幹什麼,我這次把你請過來,只要是有個問題還想問一下你……」

許念蓓轉頭看著池忘,眼神中帶著防備,小心得問道:「什麼?」

池忘拿起手邊的茉莉花茶,輕輕吹了一口氣,不緊不慢的說道:「你是個許淞一起回來的,那既然你要離開了,許淞去了哪裡呢?他怎麼不和你一起離開呢?」

許念蓓聽到池忘一個接一個問題,眼神緊緊的盯著池忘看,卻看到他眼神中帶著明顯的疑惑不解,就像他真的是在詢問她許淞的下落,而他的失蹤也的的確確他不知道似的。

許念蓓心裡想到:難道許淞的失蹤真的和池忘沒有關係嗎?她之前真的想錯了嗎?

那樣想著,許念蓓面上卻沒有變化,依舊防備的說道:「我不知道,你問我也沒用,我什麼都不知道。」

而事實上,許念蓓其實真的不知道許淞的下落,她是醒來以後發現了放在床邊的字條,上面許淞寫著如果他五個小時內沒有回家的話,就讓她馬上收拾東西離開許家,離開這裡,而為什麼離開和為什麼他會離開卻沒有說明。

許念蓓不知道許淞去幹了什麼,就一直在家裡等他。可是等到五個小時,六個小時,七個小時,依舊沒有任何關於他的消息,許念蓓便打算按照字條的意思打算離開這裡,卻沒想到她才剛剛到了機場,便被突然出現的一群人拉上了車,等到了池家才知道是池家人把她綁了過來。

她不知道許淞的下落,不知道許淞現在的情況,也同樣不知道池家人綁她的目的是什麼,她現在唯一能做的便是靜觀其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25章 靜觀其變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