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8章 背後之人

第2828章 背後之人

許念蓓著急的說道:「我不知道……小叔叔不跟我說,有一次我聽到他們打電話,小叔叔對他很恭敬,叫他X先生,他跟我說那個人可以幫助他向池忘討回應得的東西,其他的我都不知道了……不是我害了小叔叔……不關我的事啊……」

終於讓許念蓓說了出來,盧敏生轉過頭和池忘點了點頭,便坐回了沙發。

盧敏生管理了池家一些企業很長時間了,池忘絕對不懷疑他逼問審訊方面的能力,畢竟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池父為了鍛煉他們兩個人的能力把他們扔到了警局裡,專門的對付一些嘴嚴的勞犯,而他在裡面也見識到了盧敏生在這一方面有多麼出色,而現在,許念蓓的話一定是真的。

「x先生……」池忘想了想,說道:「你們從什麼時候遇到的他?」

許念蓓低下頭想了想,回憶道:「大概是從我們剛剛出國沒有多長時間就開始了。」

那個時候,許念蓓和許淞剛剛去了國外還沒多長時間就有人找到了他們,她記得那天天氣很不好,而許淞因為腿被池忘打斷了,心裡一直很抑鬱寡歡,無論是幹什麼都沒有興趣。

這一天許淞接了個電話,然後就跟她說要出去辦事,她還沒等明白什麼事情呢,許淞就迫不及待的離開了,而等到回家以後,她就發現許淞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雖然面目上沒有什麼改變,可是眼神中的興奮就像被火星點燃了似的,眼睛亮的厲害,而她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情,許淞只告訴他有人可以幫助他報復池忘,具體是誰他沒有說,她自然也不知道。

從那一天起,總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在家裡進進出出,而許淞也會跟著這些人離開,有的時候會很長時間不回家,而她也會被人帶著進行一些訓練,每天都很累,很苦,而許淞回來以後也是渾身都是傷,疼得厲害,但是臉上卻帶著無法用語言形容的興奮愉悅。

但是無論她怎麼問,許淞也不肯跟她說半個字,只讓她跟著那些人好好學習,將來說不定會助他一臂之力,就這樣痛苦的過了五年的時間,可是誰都沒有想到,她那麼辛苦學了五年的時間,卻一點都沒幫到許淞。

或者說還沒等她幫助他,許淞就因為大意死在了池忘的手上,估計他那個時候都沒有想到池忘竟然在融合魔力后,沒有任何的虛弱期。

池忘聽完許念蓓的話后,問道:「是誰幫你訓練的?」

許念蓓閉上眼睛回憶到過去,想到曾經那個每次訓練都會瘋狂為難她的人,說道:「很多人,每個人都長不一樣的臉,我也不知道是誰。」

盧敏生皺著眉頭,看著池忘沉聲說道:「看來這群人也是很警惕,並不是魯莽的人,而且就算知道是誰了,也有可能用了易容術。」

池忘結合了許念蓓前前後後發生的事情,總結道:「這個人應該給許淞許諾了報復我的承諾,許淞當時正處於對我瘋狂的仇恨期,自然會同意那個人的說法,可是我有個疑問,這個人總不能是無償來幫助許淞的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是為什麼?如果不是無償的話,那許淞那個時候有能給那個人什麼東西呢?」

盧敏生突然想到當年當年發生的事情,面色變得更加難看,他大膽的猜測道:「而且剛才許念蓓說,是這個人給許淞打了電話,有沒有可能是因為這個人早就盯上了許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28章 背後之人

7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