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1章 他不是被流放了嗎

第2881章 他不是被流放了嗎

幽冥之主自然知道池忘話有道理,月新凈犯了那麼大的罪孽,被他師傅打入永不的超生的死門不知道多少個春秋了,如果他有能力從地獄逃出來,就根本不可能在暗無天日的地獄呆那麼長時間,可是他被關押了蠻多年都沒有任何的動靜,足以說明,月新凈沒有從地獄逃脫的能力,所以一定有人在背後幫助他。

但是知道歸知道,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無論他派多少人去調查這個將月新凈救出來的人,都沒有一點消息,就像是月新凈自己從地獄中逃了出來,可是這麼說別說池忘不相信,就是他自己都不相信。

地獄中關押的罪孽深重,永生不得超生的靈魂,所以守衛極其森嚴,而且守衛的能力都很強,如果有人從裡面逃出來的話,不可能沒有跟守衛們打過照面就能成功,而一旦打鬥了起來,絕對不會沒有人去通知這個幽冥之界的主人,但是事實上確實沒有任何的打鬥的跡象,如果不是有人發現月新凈的牢房裡沒有人了,幽冥之主說不定還不知道這件事呢。

「我知道你說的意思,可是我派人去了地獄看了關押月新凈的牢獄,裡面沒有一點的打鬥痕迹或者其他線索,乾乾淨淨沒有任何的異常,而且我也一個個的詢問了當時看守的人,他們也對於月新凈逃脫一無所知,如果不是因為每半刻就要巡查登記,或許他們也不知道月新凈已經從裡面逃了出來,所以……」

幽冥之主頭疼的按了按腦袋,墨綠色的眼睛看向殿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道:「所以,哪怕就如同你所說的,這個人在暗中幫助月新凈逃脫,而且我也確定一定有人在背後幫助他,可是依然對他一無所知。」

池忘可以體會幽冥之主的無奈,雖然他覺得這件事情很范昀率有可能有關係,可是他卻不能真的確定,他憤恨的錘了一下桌子,瞳孔因為沒用無處安放,四處亂撞的怒火變得通紅,在漆黑的房間里閃著讓人心悸的冰冷殺意。

他低下頭沉吟了片刻,卻始終想不出好的辦法,最後只能平息內心的憤慨,說道:

「那該怎麼辦才好?我們現在基本對於這個人一無所知,雖然我可以覺得這件事情的背後之人應該是誰,可是如果不是,貿然行動或許會打草驚蛇,又會中了他的圈套。」

「是誰?」

「曾經魔界范家的大公子,范昀率。」池忘沉聲說道:「大概跟池家有仇的人中就數他最為仇恨,以及這件事情能夠這樣一步步的進行,也應該只有他如此多智了。」

聽池忘這麼一說,幽冥之主馬上就是這個范昀率是誰了。

當初范郎的名聲極響亮,而他也是聽說過這個名字,不過當初范昀率當眾抵制新鬼王的上任,最後導致整個范家土崩瓦解的事情,他自然知道的,范家在曾經也是整個魔界響噹噹的家族,結果因為范郎的任性妄為傾家蕩產,讓當時還是剛上任的幽冥之主也深深的嚇到了。

按理說,這麼多年過去了,就算范家還有人活著,沒有被流放和生活差異打擊而死,幽冥之主知道流放的路上有多麼痛苦和艱難,而且看守流放之人的官兵本就對富貴世家妒恨,可想而知范家流放之路上應該難上加難,而就算如此范昀率竟然堅持活著,而且竟然還把手不知不覺的伸到了幽冥之界里。

幽冥之主震驚的說道:「他不是被新鬼王流放了嗎?怎麼還會出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81章 他不是被流放了嗎

7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