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8章 焦慮的等待

第2888章 焦慮的等待

池忘,林小可和封上允三人坐在包廂里安靜的等待著習願之的到來。

包廂裡面的燈光原本五顏六色的炫彩燈,池忘覺得那樣的氣氛有些曖昧,不利於他們思考問題,不等習願之到來便提前關上了,所以現在包廂里的燈光就變成了如同的白熾燈。

林小可看著坐在旁邊陰沉著臉的池忘,心裡也不由自主的有了些緊張,她知道是事關重大,所以池忘現在難免會有些緊張,但是這個時候她又不能給他什麼實質性的幫助,只能握住他放在膝蓋上的手,看著他轉過頭有些疑惑的眼神,林小可粲然一笑,溫柔的小聲說道:

「阿忘,你太緊張了,沒事的。」

因為林小可的提醒池忘才發現,自己的狀態確實過於緊張了,他看著林小可安慰中帶著擔心的眼神,又把視線轉移到坐在對面的封上允,發現他也是如此的看重自己,他只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壓在心裡的濁氣排出了些許后,點了點頭說道:「好。」

正如林小可所說,池忘的心裡確實很緊張,他之所以要找習願之這個人幫他預算范昀率的大概方位,不為別的,就是因為他無路可走了。

如果他能有一個可以幫助他尋找范昀率的辦法,所以哪怕封上允告訴他習願之很久之前就不再算命了,他也沒有退縮,也絕對不會放過的,而且目前他的狀況是雖然大大小小有些線索,可是卻無法將前前後後串連在一起。

比如他或許可以猜測到是范昀率用自由作為籌碼,讓月新凈從幽冥之界中偷取忘川之水交給他,而後來又把生死簿偷走的原因則是因為范昀率料定他會向幽冥之主求助,只要她讓幽冥之主調查一下生死簿關於范昀率的記載,范昀率的所有資料就會暴露無疑。

而到那個時候幽冥之主和他聯手抓捕范昀率的話,范昀率有多麼的聰明絕頂,風華絕代,或者還有多少計劃沒有實施都毫無意義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陰謀詭計都會蕩然無存,為了不讓這個結果出現,范昀率只有偷取生死簿一條路走。

可是哪怕池忘大概可以猜想到范昀率做這些事情的心裡想法,卻對於他之後的計劃毫無頭緒。

那遺失在外的將近500毫升的忘川之水又去了哪裡,如果只是意外遺失還好說,可是池忘卻更願意相信是在范昀率的手裡。

而范昀率要忘川之水的目的其實也很好猜測,無非就是池忘和池父都為魔界中的人,從出生那天是就註定萬毒不侵,但是忘穿之水的毒性沒有種族的界限,無論是神是魔一旦沾染,必死無疑,但是就算知道範昀率想要忘穿之水的目的是因為池家,可是卻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行動,又有什麼計劃,亦或是到底是害誰。

池忘現在只要一想到這段時間發生的各種事情就頭疼的受不了,而胸膛裡面也似乎有一股如同岩漿一般炙熱的東西,在隨著心臟的跳動和血液的流淌在身體里橫衝直撞。

他晃了晃腦袋想要告訴自己走一步算一步,現在找那麼多也是無濟於事,可是卻毫無作用,范昀率就像是懸在腦袋上的一把刀,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落下來,又不知道會落在誰的頭上。

池忘不害怕范昀率的陰謀詭計,可是卻擔心他傷害到林小可,或者池家的其他人,這些都化為壓力狠狠的折磨著池忘,他只覺得腦袋的神經還是一脹一脹的疼痛著,他不想讓林小可跟著他擔心,只能假裝一副面無表情的模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88章 焦慮的等待

7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