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0章 就沒有別的辦法嗎

第2890章 就沒有別的辦法嗎

封上允聽完池忘的話,也知道他說的確實有道理,如果池忘不管這件事情的話,真的也沒有人可以管了,他也想幫池忘分擔一下這件事情,可是現在事情牽扯到了幽冥之界,他父親並沒有如同池父一般跟幽冥之間的交情,幽冥之主或許都不會搭理他。

封上允收回了自己顫抖的手指,重新回到了座位上坐著,他心裡知道池忘的話語有道理,可是卻仍為池忘的身體狀況擔心,縱使有千言萬語要說,也只能化為一句乾巴巴的話:「那隻能等這件事情結束以後在做打算了。」

可是這件事情到底什麼時候結束,誰又能說的准呢?

封上允知道池忘絕對不可能扔下這件事情不管,原因不過就是因為范昀率其一他詭計多端,能力極強,不然不可能可以在池忘化魔的時候悄無聲息的把許淞放了進去,更不可能在地獄裡面不動聲色的把月新凈放出來。

最關鍵的是他對於池家懷有極大的惡意,而且毫無原則,只要可以報復到池家,他可以完全毫無愧疚和人性的做出事情。

這也是池忘最為放心不下和害怕的地方。

而他作為池忘的朋友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支持他的計劃,他不能勸也不知道怎麼勸,卻自知之明的知道池忘他是絕對勸不動。

林小可看了看一臉苦澀陰沉的封上允,又看了看堅定的池忘,緊了緊握住池忘的手,顫抖的問道:「就沒有別的辦法嗎?」

難道就這樣看著池忘的力量無法掌控,在他的身體里肆意傷害他嗎?

先不說池忘能不能堅持住,就說就算的堅持的住又能堅持多久了,這件事情如果不解決的話,難道就要眼睜睜的看著池忘走向毀滅嗎?

這怎麼可以呢!

林小可眼眶變得通紅,似乎承載不住淚水的重量,她輕輕眨了眼睛,瞬間熱淚順腮邊而下,兩眼紅腫含淚水瑩眶,晶瑩的淚珠劃過臉龐,掉到了兩個人交握在一起手上,滿臉寫滿擔心焦急,她不去擦掉臉上斑駁的淚痕,一眼不眨的看著池忘,希望他能給自己一個回答,一個她希望得到的好的回答。

池忘感受到淚水的溫度在手上漸漸冷卻,他直起身子看著身旁的林小可,原本堅定的心忍不住的軟了軟,就像是林小可的淚水並沒有滴在手上,而是帶著滾燙的溫度滴到了他的心裡似的,他把林小可的腦袋溫柔的抱在懷裡。

輕聲說道:「可可,別擔心,我會儘快想到辦法的,只是我需要一點時間好嗎?」

林小可窩在池忘的懷裡忍不住的低聲抽泣了起來,很快池忘胸口的衣服就變得潮濕,池忘自然可以感受到,他低下頭輕輕的在林小可的頭頂落下了一個吻,認真的說道。

「我是池家人,也是你的男朋友,就算沒有辦法我也絕對不會退縮的,這是我的責任也是我的義務。」

因為池忘知道如果他退縮了一步,那他的敵人不會因為他的退縮而放過他們,反而會向前邁出一大步,逼他拿出認輸的代價,而這個代價他付不起,池家付不起,所以哪怕是死,哪怕灰飛煙滅,他也絕對不能認輸。

如果他不幸的走火入魔,徹底魔化,那個時候就算是死,他對於池家的責任也無愧無心。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除了父母以外,他最對不起也是最放不下的就是林小可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90章 就沒有別的辦法嗎

7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