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4章 死了這條心吧

第2894章 死了這條心吧

習願之聽完封上允的話,眼神中的輕鬆和微笑一點點的淡了下去,臉上的神色也變得難看,她說道:「你想說什麼?」

封上允看到習願之的神色終於有了變化,便直直的看著習願之眼睛說道:

「你自從拒絕給算命后,我不相信沒有人上門找過你,其中不乏有權有勢的人,而你都通通無一例外的拒絕,而在其中一定有人威脅甚至脅迫過你,可你仍然可以活到今天,我不知道是你的運氣還是你的實力。」

習願之從別人的嘴裡聽到關於自己的猜測,神色徹底的陰沉了下來,她冷漠看著封上允,這個時候她磚紅的眼影更讓她顯得冷漠不可接觸,她慢慢輕啟紅唇一字一字的說道:「或許都有,又或許都沒有,不過這些都跟你沒有什麼關係。」

說罷,習願之便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頭也不回的打算離開。

封上允看到自己一直尋找的人要走,連忙上前了一步抓住了習願之的手腕,可是封上允卻覺得自己握著的不是女人的手腕,反而如同一塊冰一樣的寒冷,這根本不可能是一個人類該有的低溫。

他心裡一驚,可是還沒有來得及用靈力探知一二就馬上被習願之甩開了,她警惕的看著封上允,憤怒的說道:「你這是幹什麼?」

封上允看到習願之極其憤怒的表情,以為她是誤會自己是想對她動手動腳,連忙擺了擺手,解釋道:「我只是想要請求你的幫助而已。」

可是哪怕得到了封上允的解釋,習願之憤怒的神色也沒有得到任何的緩解,她從桌子上拿了幾張衛生紙使勁擦著自己被接觸的地方,只要手腕都已經被擦的發紅了,仍然沒有停止,讓封上允都覺得自己像是垃圾一樣,把她給碰髒了。

而過了好一會,習願之終於抬起頭看著眼神複雜的封上允,語氣堅定又冷漠的說道:

「幫助?我已經告訴你了,我沒有什麼能力可以幫助你,而且你我之間毫無相識,也沒有絲毫的情分,我也不會幫助你,我勸你早死了這條心吧。」

說罷,就把手裡的衛生紙直接扔到了桌子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角落,只剩下封上允面容難看的看著桌子上的衛生紙,覺得大概自己在習願之呢心裡就像是這衛生紙一樣。

懷著這樣的心情,封上允回到了包廂里,到了門口打算直接推門進去的手緩了緩,先是敲了敲門說道:「可以進去嗎?」

「進來吧。」

池忘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封上允推門進去以後發現包廂裡面一切正常,而坐在沙發上的兩個人仍然手牽著手,除了林小可有些發紅的臉色並沒有任何的異樣,雖然他知道按照池忘的性格絕對做不出在公共場合不雅的事情,可是封上允其實心裡還是挺期待池忘為情所困為愛癲狂的模樣的,可是顯然不符合池忘的性格。

池忘看著封上允坐在沙發上,注意到他的神色有些異樣,具體說就是有一種春心蕩漾卻又擔心緊張的樣子,便問道:「你之前幹嘛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94章 死了這條心吧

7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