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0章 關係

第2910章 關係

即使生活在一個城市裡,階層的差距還是無法抹去,而剛才這只是一個城市裡的平行世界罷了,就算是有幸能在一個夜裡偶然相遇,那不過,也就是在一生的歷程中的碰見的一場夢罷了。

這個城市有著兩化的分界線,有光線昏暗的郎當小道,古舊脫粉的牆桓間,房屋層層疊疊的排列其中,而懸挂在屋檐窗框外面的彩燈長牌錯落凌亂,在入夜的暮色之下散發著些許昏黃朦朧,這代表著過去。

而通過舊樓的停車場便可以直通往一個陌生的世界,一個現在以及未來的世界,一排排霓虹燈組成的色彩飽和地令人眼花繚亂,像勿入奇妙世界的氛圍,總令許許多多迷路的人們在這裡流連忘返。

人們都說,一個人想要變好,難若登天,但是想要一夜之間就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卻如此輕易,一到夜裡有數不盡的人沉迷在酒吧那種煙霧繚繞的歌聲和醉人心扉的酒里,又有多少人迷失在老虎機與金幣聲喧囂的賭場間,將口袋裡所有的金銀財寶,哪怕只是一個鋼鏰都要全部輸光了,也絕對不肯善罷甘休,總是覺得自己有幾乎將失去的全部贏回來。

於是可以賣掉了五個手指中的其中一個,可以將家裡的妻子孩子當做賭注,結果依舊輸得一乾二淨,傾家蕩產家破人亡的教訓沒有讓他明白絲毫,下次一旦有了錢,卻還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仍舊著了心魔似的來到這裡消磨。

這到底不是普通人輕易該來的地方,可那上面越是寫著危險,就越是讓人心潮湧,絡繹不絕,就像香煙上寫著的吸煙有害健康,依舊有人抽一樣。

能玩的起金錢權利遊戲的從來不是市井之間的普通人,而是製造財富和掌握權利,活在人的頂峰上的人,而這一點宇文軒和宇文樺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因為他們本就是這樣的人。

裹著黃金製作的衣服出生,從降落在這個頂級世家的圈子裡開始,就已經註定了他們的一生衣食無憂,想要的喜歡的,哪怕不想要的討厭的東西也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它拿到手裡,或者徹底毀滅於這個世間,想去的地方,早就脫離了這個狹窄的現世間。

可是也正因為無比高的出身也決定他們註定不會平凡的一生,比如責任和義務,野心與慾望到底怎麼權衡。

曾經宇文家和軒轅家在魔界中的地方跟池家封家平起平坐,沒有什麼嚴格的高低貴賤,可是因為宇文家和軒轅家先後把家裡的女兒送到了新鬼王的身邊,憑藉此點緣故,新鬼王更加放心他們兩家的忠誠,而因為封家和池家中只有兒子,所以目前來說宇文家和軒轅家地位自然更加好了一些,而因為宇文軒和軒轅樺自小一起長大,情分不同旁人,所以宇文家和軒轅家也是聯盟。

「你姐姐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鬧了起來?」軒轅樺一邊開著車,一邊注意到宇文軒坐在副駕駛上臉色難看的樣子,低聲說到:「現在外面說的都很難聽啊……」

宇文軒聽到軒轅樺的話,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不悅的眼神變得愈加陰沉,他憤憤不平的埋怨道:「我當然知道說的難聽,昨天父親親自從魔界找到我,把我大罵了一頓,責怪我說連這點事都解決不了,讓外面的人都看了宇文家的笑話,可是我又不是池家那個池忘,又不可以未卜先知,哪裡會知道姐姐鬧起來,又怎麼可能會知道姐姐這次竟然鬧得那麼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10章 關係

7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