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3章 是天道要殺他

第2923章 是天道要殺他

池忘聽到這,發現幽冥之主到了現在估計都不知道他去現世到底歷的什麼劫難,也就更加不會知道自己忘記的不是跟習願之之間發生的事情,真正忘記的是跟習願之之間的感情,所以才可以心裡沒有障礙的說出他娶她嫁的話,可是他還沒有開口說,就被幽冥之主打斷了話頭,便默默的咽下了心頭的話,先聽他把話說完。

幽冥之主不知道池忘的心裡的想法,眼神看著手裡的珍珠,似乎嫌棄珍珠不夠光滑似的放到手心反覆的摩擦著,他明明還記得習願之站在他面前跟他說:「徐資,將來我結婚了你一定要送我一顆南海的珍珠,要最大最圓最漂亮的,這樣也算是報答我陪伴你那麼多年。」

那個表情既傲嬌又含著幸福,精緻的臉上哪怕不施粉黛也是漂亮的驚人,她昂著頭用那雙晶亮的眼睛直直的看著他,明明是在向他要東西,卻要的那麼理直氣壯,連個討好的微笑都沒有,而直到他答應了,她才肯露出一個微笑笑眯眯的說他有良心。

過去的事情一件件一樁樁都在他的腦海里,可是他卻想不到自己到底忘記了什麼,他晃了晃腦袋,將從南海送來的珍珠放到了桌子上的盒子里,語氣依舊冷硬的說道:「她恨我取走了習名的靈魂,恨到至死都不願意再見我一面。」

說罷,面無表情的神色突然快速的劃過一絲悲哀,但是很快他就平靜的說道:「可是她也不用腦子想一想,地獄中的生死簿上對於現世中的每個人都是有詳細記載的,從她動用禁術想要為我避過劫難的那一刻起,生死簿就已經將她的生命倒計時了,直到她徹底用了禁術,讓我度過劫難直接成為了幽冥之主,生死簿便直接將她的姓名劃去了,這就意味著她叫投胎轉世的機會都沒有了。」

雖然幽冥之主的語氣很是平常,就如同談起一個跟自己素不相識的人一般平淡,可是池忘還是從字裡行間讀出了幽冥之主對於習願之對自己的不理解很是氣惱,以及一絲半點對於他們之間的悲哀和傷感。

幽冥之主仔細回憶了那天發生的一切,垂目沉默了片刻,再次抬眼時眼眸中慢慢凝聚成詭譎陰暗的漩渦,他沉聲說道:

「算命本就是有違天理的事情,而習名精於此術不是一天兩天了,而是在數不清的多少年裡給別人探知未來,這打探命運的事情本就有損命數,可是習名不知何緣故竟然在世間存活了那麼多年,連天道都拿他沒有辦法,而那次他自願頂替習願之魂飛魄散,我原本是不同意的,畢竟我知道習名對於習願之的重要性,可是習名甚至跪下求我,硬是在最後想要算出關於天道身份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天道極其震怒,直接將生死簿中習願之所有罪孽都算到了習名身上,最後命令我直接了結他,我不願意沒有用的,任何人都無法違反天道的命令,所以我便執行了。」

最後,幽冥之主深嘆一口氣,緩緩說道:「用習名的命,換了習願之的命。」

池忘知道了當年發生的所有事情,心裡突然變得很複雜,原本他是可以猜到習願之的心結到底是個什麼緣故,無非是習名的死。

他雖然沒有我這種經歷,卻也知道那種看著自己最愛的親人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卻無能為力的滋味對於每個有血有肉的人來說,都是殘酷無情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23章 是天道要殺他

7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