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4章 解鈴還需系鈴人

第2924章 解鈴還需系鈴人

池忘也突然明白了習願之到底為什麼不願意再算命了,原來並不是那麼簡單,總結一下大概有兩個原因,第一是因為自己最親的人用算命之術觸怒天道,代替自己落得一個魂飛魄散的下場,第二,則是因為她在心裡認定算命之術除了害人一無是處。

而這件事的開始是因為徐資,所以解鈴還需系鈴人,這件事情他們誰唇膏解決都不是最好的辦法,只有讓曾經參與過事情的幽冥之主自己出面解決才是最好的辦法。

池忘沉吟了片刻后,決定還是將自己心裡的想法說出來:「我希望你如果有時間的話,一次去找習願之的時候,你也跟著我們一起去,畢竟就算我們了解了所有的事情,也沒有辦法去親身體會當年的那種感受,而這一切的事情的起因也是因為你的歷劫,所以或許只有你才可以徹底解開習願之心裡的死結吧。」

幽冥之主忍不住的想要摩擦珍珠,可是卻發現手心裡空蕩蕩的,才想起來自己把珍珠放到了桌子上。

他心裡思緒萬千,明知道池忘說的有道理,每個人都知道解鈴還須繫鈴人,他曾經去現世遠遠的看過習願之,發現她即使實在微笑,眉宇之間的憂鬱和痛苦都沒有絲毫的減少,晚上時總是整宿整宿的睡不著,失眠和噩夢折磨著她的神經和心靈,所以他也想讓習願之早日解開心結,快快樂樂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不被憂愁和煩惱干擾生活,但是他心裡也在擔心著習願之心裡的想法,他扶住紛亂的大腦,冷冰冰的說道:

「我知道你說的很有道理,可是曾經習願之跟我說過,她跟我無論生死都不要再相見,她深恨我,我擔心我的出面不僅不會幫助她解開心結,而且還會使她再次想起過去那些慘痛的回憶。」

當年那個畫面在他的腦海里出現的不止一兩次那麼簡單,那個跪坐在地上,那個空洞卻在深處燃燒著火焰的眼神,那蒼白毫無血色的面孔,那因為痛苦而渾身顫抖的身體,和那一句痛徹心扉又撕心裂肺的嘶吼。

「徐資,從今往後,你我之間情誼一筆勾銷,哪怕是生是死,你我之間此生永不復相見!」

他那個時候聽到這句話時心裡突然湧起了一陣巨大的恐慌,以及心底徘徊的解釋和傷感,可是他都沒有來得及分辨這到底是什麼,突然轉眼間這些情感就消失在了他的身體里。

而他可以從記憶中清晰的分辨出他對習願之之間的感情中存在愧疚,所以他只能滿足習願之的想法,不去打擾他。

池忘也知道幽冥之主之所以猶豫不決大概是因為害怕傷害習願之,但是如果他不出面解決這個問題的話,池忘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放棄對習願之的請求,那如果他們一旦處理不當,習願之面對的恐怕不止一次的傷害,池忘強硬的斥責道:

「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不能一次性解開她的心結,最後的結果只會讓她一次次的痛苦,一次次的面對自己過去犯下的過錯和無法彌補的失去,而且你難道對於這個曾經這麼真心對你的女人就如此冷漠嗎?甘願看著她在過去的傷痛里無法自拔,你就開心了嗎?」

幽冥之主被池忘一個接著一個問題狠狠擊中,這些犀利又直白的問題就如同一把把鋒利的匕首一般狠狠的扎進了他的心,他坐在幽冥殿的台階上,能夠看到的就是外面無邊的黑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總裁鬼夫,別寵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24章 解鈴還需系鈴人

73.49%
目錄
共39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