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9章 水禰

第3479章 水禰

他的聲音不斷的回蕩在這片水鏡之上,只是他這喊聲一響,這水鏡似乎是受到了驚嚇一般,微微的顫抖著,水面上起了大片大片的漣漪,微微的蕩漾著,一圈碰著一圈。

但是碰撞之後卻並不是歸於平靜,而是無限制的擴散了出去,而在碰撞的邊緣,激起了小小的水珠,落下的時候卻發出了珠玉之聲。

池忘細想,這倒是和上了人間的一句話,這聲音,分明就是大珠小珠落玉盤啊!

這震蕩久久不停,池忘心中正在納悶,就聽見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你這小兒,在我這裡吵鬧什麼,太過聒噪!」

這當真是天大的冤枉,要說這池忘在人世之間的性格和那些見過他的人對他的評價,他可真的是和聒噪這兩個字沒有任何的關係,面上是淡然君子,動手時是冷麵閻羅,對自己喜歡的女人都沒有磨磨唧唧的,哪裡就和聒噪碰上邊了?

但是既然人家都這樣說了,池忘自然是不好反駁,畢竟在別人的底盤之上,對方都不知道是多大的年紀了,禮貌一點肯定是沒有錯的,只是躬身彎腰,行了一個禮。

「你這小子,到是識趣。」那聲音明顯是緩和的多了。

「前輩,晚輩是過來闖關的。」池忘說道。

「哦?我就說是誰吵鬧了我,原本以為是那個傢伙,沒有想到那個傢伙確實沒有來,看來他是在哪裡熬不住了,動了心了,有了想法了,自己為了面子不來,卻將你指使了過來,你到是聽話啊!」

聲音之中頗有幾分恨鐵不成鋼的感慨。

池忘大約是知道這聲音說的是誰,自然是叫自己來的那個傢伙,聽著抱怨,只是不言語。

「要說這麼多年以來,你倒是我水鏡之中迎過來的第一個人,想必是經過了那個傢伙的考驗,能夠通過那個考驗,我也算你是個人才!」

考驗?什麼考驗?池忘著實是沒有想起來,外面的人給了自己什麼考驗,但是他也知道現在不是貿然的言語的時候,便繼續的安靜的聽著。

「畢竟那個傢伙要求高,看人的眼光相當的毒辣,就算是我,也還是面前的贊同的!」

池忘仍舊是沒有言語。

「不過我沉睡了這些個時間,外面的世界估計是變化了,要不然的話你也不會出現在我的面前了。」

池忘仍舊是一幅洗耳恭聽的樣子。

然後那聲音便停了下來。

「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都不言語的!」聲音抱怨,頗有不滿!

這還真是天大的冤枉啊!都不知道剛才誰『怒斥』自己聒噪,自己現在安靜一點,居然還是招來了不滿,不過要說起來,這個聲音才是真正的聒噪啊,說些有的沒的,要不是自己還等著闖關,自己對他說的這東西當真是一點的興趣都沒有。

「前輩教訓,晚輩洗耳恭聽!」

「你這小子,虛禮真多!」那聲音似乎是更加的不滿了,「什麼晚輩前輩的,我的名字是水禰,乃是這水鏡之靈,你直接稱呼我的名字就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79章 水禰

8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