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5章 羅馬尼亞

第3715章 羅馬尼亞

「對,沒有其他的辦法了,況且這個辦法,可以讓可兒不僅僅是活著,而是可以永遠陪伴在我的身邊。」池忘認真道。

樓誠卻搖頭不贊同,「不可以表哥,如果表嫂醒過來知道你這麼做了的話,你覺得她會……」

「不死不滅的肉身,換來的是靈魂永生永世的孤寂,表哥你不是純正的殭屍,也不是血族,但你知道我們必須依靠人的血來維持生命力吧?難道說你認為表嫂會為了活下去,而去吸人血嗎?」樓誠他也希望林小可能夠活下去,但是以這樣的方式活下去,換做是一般人都難以做到,更何況,林可兒那麼善良溫柔的一個人。

她怎麼會忍心去傷害別人呢?縱然他之前也想到了這個辦法,並且暗示池忘這般做。

但是池忘真的下決心說出來,並且打算去做的時候,他卻猶豫了。

「沒有別的辦法了?難道你想要看著她跟著邵邢走?還是說你要她變成一個傀儡一般的惡鬼?相對來說,我的辦法不是最好的選擇了嗎?」池忘深吸一口氣,大聲道。

那聲音帶著幾分顫抖,似乎是在指責樓誠,也似乎是在指責自己。

樓誠知道池忘下這個決定,一定內心十分的糾結,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的苦楚,他走上前去,拍了拍池忘的肩膀,「表哥,我知道你的痛苦,沒事的,一切都會過去的,我會陪著你去羅馬尼亞。」

而池忘沒有讓樓誠離開,而是讓樓誠留了下來。

樓誠有一點說的沒錯,羅馬尼亞是血族的地方,他無法保證自己在那裡能夠完全保護得了樓誠。

到羅馬尼亞的時候已經是兩天後了,留給池忘的時間不多了。

這一種毒叫做十日,如今已經過去了三日,還剩下七日。

HoiaBaciuHoiaBaciu森林前,池忘一身黑色的西裝立在前面,這個地方太過危險,因此幾乎禁制人進入。

他放棄了車子,轉而抱著林小可到了這個地方,但是他卻不敢輕易的前進,因為他已經感覺一道不適應。

這個地方太過詭異,花草樹木都一種奇異的姿態在生長,看到這些花草樹木,池忘也想到了自己夢中的那些莫拉花海。

「怎麼約在這個地方見面。」僅僅只是一瞬間,池忘的身前便出現了一個白人男人。

幽藍而深邃的瞳孔,高挺的鼻樑,金色的頭髮打理的乾脆利落,作紳士裝扮,對著池忘行了個紳士禮,操著一口流利的中文,「池少主,有禮了。」

「弗拉德·薩斯爾·塔古拉?」池忘瞧著眼前的金髮白人,竟瞧不出他身上有著絲毫的陰氣與血腥之氣。

「是的,您可以叫我薩斯爾亦或是薩斯。」弗拉德·薩斯爾·塔古拉眼神真的瞧著眼前的池忘,禮貌開口道。

「薩斯少主多有得罪,我初來乍到不免謹慎了一些。」池忘瞧著眼前的薩斯,心中疑惑不已,這便是血族第一大家族的少主嗎?瞧著好像也與常人無異,不害怕陽光,不害怕光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15章 羅馬尼亞

9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