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9章 十字口子

第3719章 十字口子

他又在林小可手腕上填了一道豎著的傷口,瞧著有些像是十字的口子。

而後又在林小可的另一隻手上化出十字口子,最後又在林小可的脖頸之處劃出十字的口子。

池忘遠遠的瞧著,林小可的雙手與脖頸都流出烏黑的血液,看樣子這毒素已經侵蝕了她的血脈,恐怕之前邵邢說了謊。

林小可中十日的毒,怕是今日已經是第九日了。

她之前被抓走了一周,第八天被救回來,兩天後我們來到這裡,今日應當剛好是第九天與第十天之間。

池忘慶幸自己的迅速的來到了羅馬尼亞,而不是如同是無頭蒼蠅一般亂轉。

「池少主被擔心,這是初擁的一個階段,我必須將她的血液全部放干,方能將毒素取走,然後進行下一步的初擁。」薩斯瞧著林小可的血液滴落在莫拉花上。

莫拉花的枝葉接觸到血液之後,竟然在慢慢的變紅,這此刻林小可身上潔白的婚紗也已經被沾染上了幾分血色。

薩斯又往前走了幾步,用自己的獠牙割破了自己的手指,他口中默念著咒語,在林小可的額頭上划傷了一個血液沾染的十字咒文。

其實薩斯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告訴池忘,那就是成為血族就想相當於是接受了一種詛咒,換句話的來說,血族之所以會出現,完全是因為黑巫術之中一項詛咒禁術的影響。

薩斯在林小可額頭上繪製的沾染他血液的十字咒文,就是他在用自己的力量封印林小可的靈魂,因為血液流盡,林小可的靈魂便會飄走。

十字咒文,可以保證林小可的靈魂不動,以及身體維持最後一絲的生命力,而不至於破敗消弭。

薩斯就站在邊上,看著那歲月靜好的面容依舊無所動搖。

她脖頸上流出鮮血滴落在莫拉花上,周圍的莫拉花像是發了瘋一般的生長吸食,將那沾染了血液由白婚紗變成了血紅婚紗的衣衫,再度變成了白婚紗。

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奇異的血腥味道,池忘不由的舔了舔嘴唇,是甜美血液的味道,並且這個血液是林小可的。

不消半小時,林小可的血液不僅沒有凝結,反倒是被放了個乾淨。

薩斯瞧著眼前那肌膚雪白的如同是瓷娃娃的林小可,將自己的手腕割破,將自己的血液滴入林小可的口中。

而昏迷已久的林小可,並未睜開眼睛,但卻奇異的將薩斯的血液吞了下去。

薩斯又將自己的血液滴落在林小可,左右手脖頸的傷口之上,雪白外翻的皮肉在沾染上薩斯的血液之後,竟齊跡一般的癒合了。

最後一滴血液如同是靜悄悄的滴落在林小可的額頭上的十字咒文之上。

林小可恍惚之間,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是被放在火堆之中一般,灼熱異常。

有一個奇異而又詭異的聲音,對著她說著誘惑的話語,引導著她墜入地獄。

她恍惚之間睜開眼,那是一片黑暗,黑暗之中有一個人,那人站在十字架上,渾身上下都是傷口,四肢被釘在十字架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19章 十字口子

9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