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不許說別的男人的名字!

第372章 不許說別的男人的名字!

「是曾小琴……」蘇悠悠此時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跟池司爵解釋,腦袋好像漿糊一樣亂,只是慘白著臉胡亂的說著,「我想找你……但手機沒電了……你給我的那個戒指碎了……我沒辦法……」

池司爵骨節分明的手驟然握緊。

但下一秒,他鬆開,捉住蘇悠悠的胳膊,臉色鐵青的開口:「回去。」

「不!」可蘇悠悠突然掙扎了起來,不斷搖頭,「我不能走,我要先等阿寒脫離危險!」

池司爵的腳步猛地頓住,轉過頭,神色可怖,咬牙切齒的從薄唇里擠出兩個字,「阿寒?」

「就是南若白!」蘇悠悠聲音微微顫抖,「DNA鑒定結果出來了,南若白就阿寒,我之前誤會他了……他真的是阿寒,我不該——」

「蘇悠悠!」蘇悠悠還沉浸在自責之中,可池司爵突然低吼一聲,打斷了她,語氣里是按捺不住的怒火,「我跟你說過了,就算南若白是阿寒,也不代表他對你沒有危險!」

「可阿寒是為了我才受傷的!」蘇悠悠瞪圓眼,淚水無助的從臉頰滑落,「我怎麼能不管他……如果不是阿寒,我早就已經被曾小琴……唔……」

蘇悠悠的話還沒說完,可池司爵突然一把將她抵在牆上,狠狠堵住了她的唇。

池司爵是真的忍無可忍了。

這小東西,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喊南若白的名字,還又是用「阿寒」這樣親昵的稱呼。

簡直就是再一次次的挑戰他的底線!

蘇悠悠被池司爵摁住,瞪圓眼,拼了命的想掙扎,可池司爵單手就將她的兩隻手給摁住在頭頂,她的身子也被壓得死死的,根本動彈不得。

池司爵瘋了一樣的吻她,好像這樣,才能稍微平息一點心裡的那種煩躁。

他要堵住這小東西的嘴,因為他不想聽見她的嘴裡再說出別的男人的名字!

直到將蘇悠悠吻得渾身無力,池司爵才鐵青的臉鬆開了她,垂眸看她。

「蘇悠悠。」池司爵彎腰,腦袋抵住她的小額頭,語氣里充滿了警告和危險的氣息,墨眸幽暗,「別再讓我聽見你喊南若白的名字,特別是別喊他阿寒。不然你信不信,我能讓他直接死在手術室里,搶救都不用。」

池司爵的聲音很冷,隱隱透出的殺意,讓蘇悠悠身子一顫,慌亂的抬眸看向他。

池司爵的俊龐近在咫尺,她可以清晰的看見他墨黑眸子里自己蒼白的小臉,那麼無助和彷徨。

她不知道池司爵又在生氣什麼,但她知道,他憤怒的時候什麼都做得出來。

他不是在開玩笑,她如果再惹怒他,他真的會殺了阿寒。

所以她只能咬住自己的唇,垂眸,輕輕的點了點頭,不敢再言語。

看見蘇悠悠總算聽話了,池司爵的臉色才稍微緩和一點,一把將她橫抱起來,準備離開醫院。

「等下。」看見池司爵要帶自己走,蘇悠悠頓時又慌了,脫口道,「我想等……等急救手術結束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2章 不許說別的男人的名字!

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