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召喚印記

第375章 召喚印記

蘇悠悠臉色一白,剛想質問,就聽見池司爵繼續說:「以後你如果遇見危險,只需要按住這個印記,我就能收到訊息。」

說著,池司爵捉起蘇悠悠的小手,讓她柔軟的手心覆上那個印記。

「啊!」蘇悠悠突然感覺到那個印記一陣灼熱,忍不住驚叫一聲,與此同時,她看見池司爵的手心也閃爍其微弱的紅光,與她鎖骨上的那個標記的光芒呼應。

蘇悠悠臉色蒼白,明白過來這個印記的用意,頓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隨著兩隻鑽戒的毀滅,池司爵終於不再相信用這種身外之物來作為他們兩個鏈接的橋樑。所以他乾脆在她身上,留下了一個屬於他的痕迹,並且作為溝通的方式?

可是,這是她的身體,他都沒有問過她的意見,更沒經過她的許可,怎麼可以就這樣留下痕迹!

剎那間,蘇悠悠有點生氣,也有點害怕。

她生氣池司爵的霸道,更害怕他已經近乎執著瘋狂的佔有慾。

「池司爵。」蘇悠悠的語氣,帶著幾分不悅,轉過身看著池司爵,「你不覺得這太誇張么?如果你只是需要有一個我們聯繫的方式,完全可以用別的方式,根本沒必要——」

她想跟池司爵好好說清楚,可她的話還沒說完,池司爵突然一把將她推到鏡子上,將她死死抵住,臉色鐵青的冷聲道:「沒有別的方式。」

「什麼?」蘇悠悠一呆,忘了說話。

「蘇悠悠,你還不明白么?」池司爵的墨眸里閃過近乎瘋狂的光,「根本沒有什麼別的方式!因為我不能再忍受你再受一點傷,更無法忍受在你危險的時候,是別的男人救了你而不是我!」

池司爵的這番話幾乎是吼出聲的,蘇悠悠徹底愣在了原地,忘了回答,甚至都忘了自己剛才的怒火和不滿,只是那麼愣愣的看著池司爵。

眼前池司爵那雙墨眸里,有她熟悉的憤怒和霸道,但還有別的什麼東西……

是自責和害怕。

蘇悠悠身子一顫,突然反應過來什麼,難以置信的看著池司爵:「池司爵,你從昨天開始就那麼生氣,不是生氣我擔心南若白,而是生氣你自己沒有及時來救我?」

池司爵緊繃著臉沒有回答,但蘇悠悠應知道了答案。

瞬間,她說不出話來。

怪不得池司爵從昨天起就那麼反常。他不是單純的吃醋,而是在責怪他自己。

責怪他沒有及時出現救了她,責怪他沒有保護好她讓她受了傷。

蘇悠悠這時候才突然反應過來,好像以前每一次她遇見危險,都是池司爵出現救她,可這一次,他卻沒有趕到。

所以,他才會那麼自責。

蘇悠悠的心裡突然柔軟一片,甚至都忘了去生氣池司爵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只是忍不住輕輕保住了池司爵的勁腰。

從小到大,沒有一個人,這樣在乎她的安危。她第一次體會到這種,被人捧在心尖兒上的感受。

她真的很感激,也很感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5章 召喚印記

9.42%